毛片综合网,毛片,三级片,成人片,黄色小说,美女图片,在线观看,下载

原网址被和谐 毛片综合网, 启用新网址www.7maop.com
点我下载防封登录器

首页  »  成人黄色小说  »  古典武侠  »  唐砖H版

唐砖H版


加载中
 第一章 云烨的婚礼

  云烨在婚礼上过五关斩六将,用掺假的办法放倒了那些可恶的老将军们,不
料在准备溜走时还是被李泰给堵住了,坛子上60的字眼是那幺的醒目,两大口
下肚,云烨就什幺也不知道了。李泰也喝得差不多了,只是还没有倒下,见状叫
来仆役准备让他们送云烨回房,黄鼠正在旁边,立刻跑来扶起云烨送他去新房休
息。

  小秋守在内院的新房门前,看见黄鼠扶着自家新姑爷回来,连忙迎了上去。
「姑爷怎幺了?」小秋急忙问道。「侯爷在前院喝得急了,有些醉,吩咐小的送
他回来。」黄鼠解释道。

  两人一起将云烨扶入房内,辛月还在床上坐着,一动不动已经很久了,加上
婚礼的折腾,此时已经非常的疲惫,只想立即睡下。黄鼠和小秋一起将云烨扶到
床边坐下,辛月立刻问道:「侯爷醉了吗?那可怎生是好啊?」黄鼠此时一看辛
月,精致的小脸透露着疲惫,但却更加的诱人,鲜红的嘴唇张合之间,黄鼠仿佛
闻到了一股淡然的香味。嫁衣的胸口有些紧致,饱满胸脯的轮廓隆起出诱人的弧
度,黄鼠见状大大的咽了一口口水!

  电光火石之间,心思一动说道:「夫人,侯爷只是喝得急了,应该一会会醒
来的,但礼仪还是要做完的,合婚酒喝完就可以了,侯爷已经不胜酒力,但您还
是要喝一些的,喝完也好和侯爷早些安寝。」辛月一听,也是啊,不能在这里干
等着云烨醒来啊,于是吩咐道:「也是,小秋去将合婚酒拿来。」小秋正准备去
拿,黄鼠急忙应道:「小人去拿,夫人稍等。」小秋本在外面站了很久,也很乏
了,也就由得黄鼠去拿酒了。

  黄鼠乃盗墓贼出身,浑身都是江湖中下三滥的玩意,来到桌前拿起酒壶的时
候手上已经多了一包蒙汗药,借着身子的遮掩,打开酒壶,反手之间药就倒入了
壶中,晃了两下,拿起两个酒杯倒了两杯酒端了过来。「侯爷已经醉了,侯爷的
这杯就请小秋姑娘代喝吧。」黄鼠说道。辛月一想,也只有如此了,就让小秋代
云烨拿起了酒杯,两人一起喝下了黄鼠倒来的酒。黄鼠见状,心中暗喜,脸上却
不动声色,借口前院还有事情要忙碌,离开了云烨的新房。

  在院内,正看见老江在墙头巡视,急忙上前道:「侯爷和夫人准备休息了,
吩咐院内不要有人,请江叔带人在前院守护即可。」老江平时与云烨相处较多,
也知云烨不喜别人太过于接近自己,何况侯爷今日大婚,自然更是如此,于是应
道:「好的,我这就带人离开这里。」说完招手间,带着几个人影去了外墙那里
守护了。见状,黄鼠却悄悄的隐藏身形,来到房外的窗下,借着缝隙向内张望。

  只见房内,辛月已然脱去了外衣,云烨也被两女扶入了床内,外袍也已脱掉
了。辛月正在脱去上身的亵衣,然后趴在床上说:「小秋,快来帮我。」依稀见
到一枚寸长的绣花针穿着五sè丝线扎在辛月的后背上,血都结成伽了,小秋伸
手把针拔出来,取过湿巾子怜惜的一点点给她擦拭背上的血迹,知道这又是将门
的古怪规矩,给新娘子一个下马威,将来好管束,让她不至过于跋扈。辛月去除
了背上的针,整个人立刻放松了下来,头昏沉的厉害,只来得及吩咐小秋照顾侯
爷,就昏睡过去了。小秋本就头晕,见状也只能把辛月薄毯盖上,来到桌边,趴
着睡着了。

  黄鼠对自己的药是十分有信心的,见到屋内人都睡下了,立刻从床下站起走
到门前推门而入,屋内红烛照耀,云烨已经发出轻微的鼾声,辛月只穿着亵裤,
盖着薄毯睡在云烨的旁边,小秋也在桌边一动不动。

  黄鼠感到自己心跳的厉害,慢慢来到床边,从怀中掏出一物,凑在云烨的鼻
下,待云烨吸入了几口后才又收入了怀中,只见云烨睡得更加的熟了。黄鼠将云
烨向床内移了移,这才仔细的打量起辛月来,辛月的头发已经打散了,长发披散
在身后,映衬着辛月红红的小脸,婚前脸上的绒毛已被细线除去,此时显得光洁
无比,薄被只盖到辛月的胸口,露出光滑的双臂和白皙的肩头。

  黄鼠觉得自己要爆炸了,下身已经坚挺无比,他慢慢的将辛月的薄被一点点
的掀开,随着隆起的加大,一对白皙的可以看见些许血管的乳房显露了出来,虽
然是躺着的,但那一对大白馒头似得奶子依然挺翘,上面两个绿豆大小的凸起彻
底的暴露在空气之中,淡淡的乳晕围绕在周围。向下就是一片平坦的小腹,小肚
脐调皮的在中间凹下。

  黄鼠的手颤抖的厉害,这是第一次看见一个贵女的身体啊!以前只能见到那
些妓院勾栏之中的身体,加起来也没有这具身体美丽啊!彻底的掀开被子,将薄
被仍在云烨的身上,心里想,这是怕侯爷冻着了。双手抓起辛月的两个乳房,弹
性让黄鼠心花怒放,少女的奶子就是不一样啊,黄鼠不断将手中的奶子改变着形
状,口臭的大嘴也张开凑了上去,用牙齿轻轻的咬着辛月的小奶头,使劲的吮吸
起来,小绿豆很快的膨胀起来,在黄鼠的口中慢慢的坚挺,乳晕的颜色也开始加
深,露出诱人的粉红色。

  黄鼠疯狂的舔弄着两个乳房,直到上面布满了黄鼠的手印和牙印。黄鼠又吸
上了辛月红红的小嘴,用舌头撬开辛月的牙齿深入了辛月的口腔,黄鼠口中的唾
液不断的流入辛月的嘴中,辛月也在无意识的吞咽着口水。

  黄鼠一边亲吻着辛月,一边还在使劲的捏着辛月的乳房,不断地刺激着辛月
挺翘的奶头,就这样玩弄了一会儿,黄鼠停了下来,立起身子,将自己脱了个精
光,胯下阳具早已膨胀无比,露出狰狞的面目,足有六寸长短。黄鼠将手放入辛
月的裆下,隔着亵裤抚摸着辛月的阴户,感受到辛月阴户与周围皮肤不一样的热
量,越摸热量越大,黄鼠的手也越来越用力,最后隔着亵裤已经能看见阴户的完
整形状,黄鼠用手捏住辛月的阴唇使劲的拉了拉,已能看见一片湿痕在亵裤上显
现出来。

  黄鼠停了停,开始慢慢将辛月的亵裤褪了下来。黄鼠觉得自己要窒息了!辛
月的阴户十分的饱满,一小片稀疏的阴毛伏在阴户的上方,两片肥厚的阴唇上寸
草不生,阴唇紧紧的闭合着,忠实的保护着辛月的娇嫩的阴道口,白嫩的阴唇看
不见别的颜色,非常的鼓胀,就像辛月平坦的下腹下一个白馒头似得,依稀可见
上面还有淡淡的水痕。

  黄鼠粗暴的将辛月的双腿打开,将嘴凑了上去,两手扒开辛月的阴唇舔弄起
来,辛月无意识的哼了一声,阴道里也慢慢流淌出越来越多的透明的水滴,黄鼠
疯狂额舔弄着,贵女的逼就是香啊,他觉得自己前半生白活了!

  随着黄鼠的舔弄,辛月的阴唇内包着的阴蒂也显露了出来,慢慢的变大,最
后变成黄豆大小挺立在肥厚的阴唇中间。黄鼠用舌尖轻轻的逗弄着,每添一下,
辛月的下身就抖动一下,然后流出小股的淫水。

  黄鼠也不断的吞咽着辛月流出的处女淫水,觉得这是世上最猛烈的春药,不
断的刺激着自己。两片阴唇被黄鼠舔弄了许久,变得更加鼓胀,充血后变成了美
丽的粉红色,被黄鼠用手拉住使劲的向两边分开,小阴唇几乎没有,直接露出辛
月的美丽的阴道口,而黄鼠的大嘴则在阴道口不断的舔弄着,不时还用舌头使劲
的向阴道口内钻弄,下方辛月淡淡的菊花安静的绽放着,阴道流出来的水不断流
过,再落向身下的床单。

  黄鼠站立起来,将狰狞的阳具对准辛月的阴道口,一只手扒开辛月的阴唇,
一只手还在玩弄着辛月的乳房。随着黄鼠的鸡巴慢慢顶开辛月的小阴道口,辛月
仿佛有些疼痛,双腿向内合拢,却被黄鼠的腿给挡住了,只能大字型的张开着,
黄鼠觉得自己的龟头进入了一个十分紧致和温暖的地方,随着插入,遇到了一个
薄薄的阻碍,黄鼠觉得无法控制了,腰一用力就冲了过去,阳具也进入了一半。

  辛月全身一紧,下身抖动着,脸上也现出了痛苦之色,黄鼠见状,停了下来
不再深入。但双手仍不断的刺激着辛月的乳房和阴唇,一会过去了,辛月放松了
下来,随着黄鼠手不断的动作,双腿也微微的打开了些,湿湿的阴户还向上挺了
挺。黄鼠感觉到了辛月的放松,开始慢慢的抽动起来,辛月的阴道紧紧的裹着黄
鼠的阳具,不断的分泌着芳香的淫液润滑。

  黄鼠的阳具随着抽动带出了辛月的处女血,但被辛月的淫液冲淡了很多。黄
鼠急忙从辛月的枕头下面拿出白绫,在两人的交合处抹了一把,还冲上面吐了一
口口水然后放在了一边。双手抱起辛月的丰满的屁股使劲的抽插起来,黄鼠感觉
到了辛月阴道的底部,但自己的鸡巴还有两寸在外面呢。

  黄鼠慢慢的用力,一次次的冲撞着辛月的宫颈,感觉花心慢慢变得柔软了,
黄鼠猛的一用力,龟头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子宫口使劲的箍住黄鼠的阳具,黄
鼠感觉自己有点憋不住了,急忙停了下来,守住精关。感觉好些了之后黄鼠没有
急着抽动,只是感受着辛月子宫的温暖,双手抓住辛月的大白奶子,不停的玩弄
着,脸也凑到辛月的脸上,舔弄着辛月的嘴唇和通红的耳朵。

  辛月下身的馒头逼里不断的流淌着淫水,将身下一片床单都弄湿了,虽然被
黄鼠压着,但下身还是随着黄鼠的动作向上挺动着。奶头被黄鼠长长的捏起,形
成一个好看的圆锥形,再被放下,脸上布满了黄鼠的口水。黄鼠又抽动了起来,
辛月的腿张的越发的大了,子宫口也慢慢松弛了下来,使得黄鼠的龟头能够自由
的出入辛月纯洁的子宫。

  黄鼠玩弄了一会,将辛月翻了个身,又将枕头垫在辛月的身下,使辛月的翘
臀越发的挺翘。黄鼠又插入辛月湿润的阴道中,经过这一段的抽插,辛月的小逼
肿了起来,大阴唇向两边有点翻翘了,露出里面红红的嫩肉紧紧的裹着黄鼠黑乎
乎的鸡巴。

  随着黄鼠的抽插,不断的将辛月阴道里的嫩肉带出来又插回去,整个阴户上
布满了水痕,两人的交合处还有一圈白色的泡沫。辛月两瓣丰满的屁股上也布满
了她自己留出的淫水,显得滑滑的。粉红的小菊花藏在中间。黄鼠一边卖力的抽
送,一边用手指蘸了蘸辛月留出的骚水,然后用手指轻轻的按压辛月的小菊花,
随着按压,辛月的菊花慢慢的接纳黄鼠的手指,一个指节,一个指节的进入了辛
月的菊花内。

  黄鼠觉得无法忍耐了,重重的捣了几下辛月的嫩逼,将龟头塞入辛月的子宫
发射了出来,一股一股送入了辛月滚烫的子宫内,随着黄鼠的发射,辛月也猛的
挺起翘臀,疯狂的抖动起来,阴道一阵痉挛,一股淫水冲了出来,打在黄鼠的腿
上,一片滚热。接着辛月的逼内又是一震,被黄鼠操的尿了出来,清澈的尿液又
打在黄鼠的腿上。

  黄鼠一巴掌打在辛月的屁股上,嘴里道:「这个小贱人,操逼都能操尿了,
以后也是一个小骚货。」黄鼠射完之后,把鸡巴从辛月的阴道里拔了出来,一点
精液都没有流出来,只有辛月的淫水慢慢流出。黄鼠用手包住辛月的阴户,不断
的搓揉着,另一只手的中指还在辛月的的菊花里搅动着。

  平静下来以后,黄鼠觉得又渴又饿。便走下床来,来到桌边,将下药的酒拿
到窗前,倒到花坛内,又从地上的酒坛中倒入新酒喝了起来。

  桌上还有给新人的一些酒菜,其中就有一头烤的金黄的乳猪,黄鼠拿起来啃
了起来。一会吃饱喝足,发现小秋睡得有些歪斜了,很快就要倒下,于是抱起小
秋放到了床里云烨的旁边。手上还有吃乳猪是留下的油和胶质,这时也不擦了,
直接将手指插入辛月隆起的逼里搅动起来,辛月又开始分泌大量的淫液,黄鼠就
这样洗干净了一只手。

  黄鼠躺在辛月和小秋中间,看了看小秋,其实小秋长得也还不错,只是发育
的比较晚,还没有长成。黄鼠直接拔下小秋的裤子,蛮横的打开小秋的双腿,将
手放在小秋光洁的,没有一丝毛发的阴户上,小秋的小阴唇比较长,突出在大阴
唇之上,黄鼠直接将手指塞入小秋阴户的缝隙内,揉弄了起来,不一会,小秋的
逼里就开始流淌清澈的泉水了,黄鼠就将另一只手上的污渍都洗在小秋的阴户上
了。

  黄鼠休息了一会,看着旁边可人的辛月,鸡巴又挺了起来,翻身而起,将阳
具又插入了辛月肿胀的阴户里,又把旁边小秋拽了过了,抠起了小秋的阴户。另
一只手的手指依然插入了辛月的菊花里,一起抽动起来。辛月的小脸立即潮红起
来,嘴里也发出了诱人的呻吟。

  一边的小秋被黄鼠揪起了小阴唇,刺激之下阴蒂也鼓了出来。黄鼠一见,便
用手指弹起了小秋的阴蒂来,弄的小秋颤抖不已,淫水像决堤一样流了出来,不
一会就高潮了,弄得小屁股潮湿一片。黄鼠用手指慢慢的插入小秋的阴道里,很
快的触碰到了那片薄膜。稍一用力,手指便将薄膜戳破,进入了小秋的处女阴道
里。

  小秋痛苦的呻吟了两下,小手紧紧的握起,眉头都皱了起来。黄鼠不管不顾
的继续抠弄着,由一根手指,加到两根。随着抽动,小秋也慢慢平复下来张开双
腿,用光洁的小逼迎合着黄鼠污秽的手指。

  黄鼠的鸡巴在辛月的阴道里纵横驰骋,辛月也很快的迎来了高潮,阴道不停
的挤压着黄鼠阳具,并从子宫里喷出道道水流从阴户中冲出,打在了黄鼠的小腹
上,菊花也不断的咬着黄鼠的手指。

  黄鼠将鸡巴从辛月的逼里拔了出来,顺势插入了小秋的阴户里,使劲的抽插
起来,将辛月菊花里的手指抽出,将三个手指塞进了辛月的肥逼里抠弄起来。一
时间,弄得辛月和小秋身体巨震,很快小秋的小阴户被黄鼠干的肿胀起来,两片
小阴唇向两边分开,记性蝴蝶的翅膀一样紧紧的贴着雪白的大阴唇,尿道口暴露
在空气中,口上仿佛还在慢慢的渗着尿液,随着黄鼠的抽插被带入阴道里,又随
着淫水流了出来。

  另一边,辛月的双腿大开,黄鼠的手指拔出能看到辛月的阴道被弄的已经合
不拢了,有一个小洞还在流着淫液,黄鼠拿起旁边吃剩的烤乳猪的一个前腿,塞
进辛月的阴道里插了起来,使辛月流出的淫水都变成了乳猪的味道。

  黄鼠将乳猪腿深深插在辛月的阴道里不在抽动,将小秋的双腿分开几乎成了
一条直线,小秋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将小秋上身的衣服推了上去,露出小秋盈盈
一握的小椒乳,乳头都找不到,然后用手使劲的揉捏,一点也没有怜惜。身下不
停的向小秋阴道深处插去,但始终无法进入小秋的子宫内。于是黄鼠便将小秋的
屁股抬起,猛一用力,插入的小秋的宫颈内,小秋痛的浑身颤抖,两手无意识的
挥舞着,仿佛想推开黄鼠一般。

  黄鼠哪里管这个,身下继续有力的干着小秋,并将小秋的两个椒乳弄的一片
青紫,小秋的逼里也流出了大量的淫液,顺着屁股滴到了床上。终于黄鼠又在小
秋稚嫩的阴道里洒下了肮脏的种子,黄鼠没有拔出阳具,而是在稍微软化一点后
在小秋的子宫里撒了一泡尿,小秋的子宫被热热的尿液一冲,又高潮起来,逼里
不停的紧缩,到让黄鼠又硬了起来。

  黄鼠拔出阳具,抵在辛月的屁眼上,慢慢的用力。菊花慢慢的向内凹陷,终
于承受不住让黄鼠的鸡巴进入了一点,肛门被撑的很大,使旁边的皮肤都透明起
来。黄鼠从旁边小秋的阴户里掏了一把,弄来很多的淫水涂在鸡巴上,再次向内
挤压,终于慢慢的全根而入。

  这是再看辛月,侧躺在床上,一条腿被黄鼠高举,一条腿放在床上,前面饱
满的阴户里夹着一条烤乳猪的前腿,猪蹄还露在外面,阴户大开,被干的一塌糊
涂。身后的菊花里插着黄鼠的阳具,周围的皮肤被干的进进出出,一圈白沫留在
菊花的周围,黄鼠另一只手臂绕过辛月的身子抓着一个布满红印的乳房。

  黄鼠在辛月的身后不断的干着,左手将辛月的奶子都捏的变了形状,还会用
两指捏住小小的奶头使劲的揉搓,使辛月的左乳红肿了起来,明显比右乳要大了
些。黄鼠在辛月的直肠里抽插了近半个时辰终于发射了,给辛月留下了腥臭的精
液。拔出阳具后,辛月的屁眼完全无法合拢,留下一个两指宽的洞在慢慢闭合,
依稀可见辛月红色的肠道和黄鼠留下的白色的精液。

  黄鼠捏开辛月的小嘴,将软下的阳具在辛月的嘴里清洗干净。又将床上简单
收拾了一下,将云烨的衣服脱光,从小秋的阴户里掏出一把混合精液的淫液随手
抹在云烨的下身。然后将辛月逼里的前腿取出,再将她放入云烨的怀里,小秋则
放在云烨的另一边。

  收拾好之后,黄鼠啃着从辛月阴道里拔出的乳猪前腿,一走三晃的离开了这
对新人的小院。

  早晨,云烨起来发现,自己好像把辛月和小秋都给干了,但之前没有打算收
了小秋啊,但面对这种情况自己肯定要负起责任的,还是收了做妾吧。辛月醒来
后觉得全身疼痛不已,于是抱怨云烨太过粗鲁,云烨只好哄着。起身去给奶奶请
安时后在饭桌上,小丫好奇的问辛月,嫂子,你身上怎幺有烤乳猪的味道,你偷
吃了吗?
第二章小武的家事上

  小武虽然命令刘进宝打断了同父异母的哥哥武元庆的腿,也在云烨的帮助下解决了贺兰午多的麻烦,但毕竟母亲还是在国公府内,还有自己的姐姐武顺虽然被两个哥哥嫁给了贺兰家一个不成器的浪荡子,但还是经常回门看望母亲。过得几年,小武也就经常回去与姐姐和母亲相聚,姐姐武顺姿色上佳,身段柔美至极,也是一个人间绝色,小武常常为姐姐不值,总认为她应该嫁给师傅,姐姐性子温顺,几乎不会拒绝,现在嫁给这个浪荡子也从不说什幺,只是神色总是有些抑郁,问她却总也不说什幺。

  这一日,小武从书院直接去了武家,向往常一样去了母亲的住处和母亲说话,过了一阵,小武问到姐姐是否回来了,母亲说昨日就已经回来了,今早还来自己这里说话,然后就出去了,可能去府内花园了。小武思念姐姐,就去寻找,在花园内却没有见到姐姐,于是在府内四处寻找,问仆役,却道好像去了大少爷的院子了,小武听了就去寻找,准备和姐姐一起上街去买些水粉胭脂。

  刚进武元庆的小院,却发现前院空无一人,想往后院去找,却被仆役拦住,说是少爷吩咐不得让人进入。小武心思一动,对仆役说道:“本就是哥哥让我来这里说事,事情机密所以不能让人进入,却不是不让我进去的,再说了,你们少爷何时敢拦我了,不怕腿再被打断吗?”仆役一听,心里一惊,想到果然如此,少爷本就害怕这个妹妹,断然是有事商量的,于是便放了小武进入,还主动提醒少爷们都在后院密室。

  武元庆的院子后院也有三进,密室就在中进,小武穿过三个月亮门也就到了密室的附近,刚进密室,却发现密室也空无一人,小武刚想出去却发现房门无法打开,原来密室的房门是有机关控制的,开门的方法不对就会锁死而不得出去。小武正苦恼之间,却隐约听见说话的声音,循着声音寻找,发现声音来自密室书柜的后面,小武尝试着推了推书柜,却发现很容易就推动了,小武轻轻的推开了书柜,书柜后面现出了一个乡下的台阶,小武略作犹豫,向下查看。

  台阶向下走了大约两丈就有一个转角,声音也变得十分的清晰,乃是他那几个哥哥的声音,间或还有女子的呜呜声。小武慢慢的挪动身体,看向了下面,却见到下面密室开凿的很大,大约五丈方圆,地面铺满青石,青石上还有很多地方铺上了皮裘。密室周围有很多的小几,小几上摆满了酒食,小几后或坐或躺了一些人,正是自己的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武元庆、武元爽,自己的三个堂哥武怀亮、武惟良、武怀运,还有贺兰午多及两个自己不认识的人。

  几人均是衣衫不整,小武看了暗暗脸红,却以为几个人在这里喝酒胡闹,正要悄悄的退出去,在上面弄出声响让他们知道好出来开门让自己出去之时,却听见女子唱歌的声音,寻着歌声看去,身体一阵颤抖,慢慢软倒在台阶上。发出歌声的正是自己寻找的姐姐,只见她梳着妇人的坠马髻,脸上略施粉黛,上身穿着一件艳红的肚兜,肚兜很小,根本无法完全遮住她的酥胸,露出大部分的胸乳和些许的乳晕,随着姐姐的走动,已经挺翘的乳头偶尔都会暴露出来,右手腕上带着一串晶莹的玉珠首饰。下身则穿着完全透明的纱裙,裙子下口较大,喇叭一样刚好拖到脚踝,那纤细的腰上却围了一圈精致额银铃铛,随着武顺的走动发出细小的叮当声,脚下一双精致的绣花鞋,包住了武顺秀气的美足。

  纱裙几乎无法遮挡什幺,密室内十几根儿臂粗的蜡烛,将室内照耀的白昼一般,透过纱裙可以看见武顺的下体那一抹淡淡的黑色,仔细看,武顺的身后还拖着一个尾巴,那是一条真正的狐狸的尾巴,却不知是如何固定在姐姐的身后的。

  武顺一边唱着歌,一边款款的扭动着身躯,随着歌声的加快,身形也扭动的越发激烈,肚兜已几乎完全没有作用了,双乳时不时的完全挣脱出来,在胸前激烈的弹跳着。武顺的两个乳房十分的丰满白皙,充满了弹性,看上去一手无法掌握,奶头大约花生大小,由于充血的原因变得和乳晕一样的鲜红色,乳房上还可以清晰的看见几个牙印和精液凝固后的印记。武顺的小脸由于羞涩变得越来越红,仿佛要滴血一般,肚兜开始歪斜,松弛,变得好像夹在双乳之间,两个乳房也彻底的暴露了出来,随着身形上下抖动着,充满了淫靡的诱惑。随着武顺的舞动,纱裙上显出了越来越大的湿痕,不时的从下体的秘处滴下白色粘稠的精液,有些落到地上,有些则流在了武顺充满诱惑的大腿上。绣花鞋里也被挤出一圈白色的泡沫,想来武顺就是穿了灌满精液的鞋子跳舞的。武顺的舞蹈越来越充满诱惑,不时的抬起大腿将秘处暴露在众人面前,或躺在皮裘上扭动着暴露自己纱裙下的春光。小武这才看见原来狐狸尾巴的根部是木头做的,约一寸粗细,此时正插在姐姐的后庭里面,木棍的周围也有一圈白色的泡沫。

  武顺跳了一会之后,终于有人忍耐不住了。只见贺兰午多这个猥琐的中年胖子在武顺舞到自己旁边时一把将武顺拉入自己的怀里,惹得武顺一声尖叫和其它几人的哄笑之声。“贺兰兄,你今日已在我大妹身上射了两次了吧,怎幺又忍耐不住了啊?莫非我大妹的逼里有宝贝不成?”武怀亮调笑道。

  贺兰午多一边揉捏着武顺丰满的乳房,一边将武顺的头向自己的胯下按去,武顺只轻轻的挣扎了两下便顺从的伏在贺兰午多的胯下舔弄起来。贺兰午多一边享受的眯上眼睛,一边说道:“众位有所不知啊,这个武顺虽然被我们奸淫了多次,但无论什幺时候操她,她始终都是一脸羞涩的感觉,不是外面那些浪货可以比拟的,而且众位可曾发现,无论我们怎幺弄,武顺的前后小逼始终紧致无比啊!”

  “确实如此啊,这个小娘们自从被我兄弟破瓜至今也有数年的时间,几乎日日被我等奸淫,去年又嫁给了这位贺兰兄弟,之后我们也经常一起干她,但直到今日,还不是和刚破瓜一样。”武元庆回道。

  武顺一听众人谈话,身体轻颤,腰上的银铃发出悦耳的叮当声,又惹得众人狂笑不已。

  武惟良这时站起身来,却见他外袍之下一丝不挂,直接挺立着充血阳具来到了武顺的身后,随手一把扯下纱裙,武顺急忙想用手护住,却被武惟良一手打开。武惟良双手掰开武顺的翘臀,露出武顺光滑的阴户和插着尾巴的菊花,之间阴户上方整齐长着一片黑亮的阴毛,仿佛刻意修剪一样,成倒三角分布着。大小阴唇都充血肿胀着,显示着不久之前这里曾经有过激烈的战况,甚至左边阴唇上还有一个轻轻的牙印。阴唇紧闭,但还是有丝丝的淫水和精液的混合物流出。武惟良用鸡巴在武顺的阴户上摩擦了两下,肉棍上已沾满液体,腰一用力,龟头便滑入了武顺的阴道里抽插起来,武顺经此刺激不由的张口抬头轻呼,却被贺兰午多又把头按了下来,把硬起的阳具深深的插入口中,惹得武顺一阵干呕,却又不敢抗拒,只能死命的抱着贺兰午多的屁股。

  武惟良一手拿着酒杯,一手扶着胯下美人的玉臀,一边饮酒一边快速的抽动着,随着他的抽动,武顺的阴户也变得更加的湿润起来,不断流出的淫水混合着之前的精液又开始流了出来,嘴里也开始发出啊啊的声音。贺兰午多双手一手一个的抓着武顺的乳房,肆意的揉捏,白皙的乳肉被弄得通红一片。揉弄了一会又从身旁拿起两个物事,却是两个带着银铃的夹子,拿起一个,捻了一下武顺的挺翘的乳头夹了上去,武顺吃痛之下,全身抖动起来,却爽的背后干着自己的武惟良爽快不已,肿胀的阳具又增大几分,狠狠的插着身下的武顺。而随着身体的抖动,插在武顺屁眼里的狐狸尾巴也摇晃起来,仿佛是在讨好主人一般。

  贺兰午多哈哈大笑,又将另一个乳夹夹在了武顺的乳头上,这样,随着武惟良的抽动武顺的两个通红的奶头带动着银铃叮叮当当响成一片。武顺的眼里含满了泪水,口水也顺着嘴角慢慢的滴下,两眼无神的含弄着贺兰午多的阳具。一旁的武元庆也看的兴起,走到武顺的身旁,一把抓起插在菊花的尾巴抽动起来,一时间武顺的三个洞洞里都活动起来,武顺在这样的刺激下很快的达到了高潮,两腿使劲的并拢,不停的抖动着。随着一声闷哼,武顺的逼里流出了大量的液体,透过阴户与武惟良阳具之间细小的缝隙冲了出来,溅的到处都是,最远的都溅到了旁边的小几上。武惟良和贺兰午多也在此刺激下,将滚烫的精液灌进了武顺的阴道和嘴里。高潮过后,武顺慢慢的软倒在地,哭泣着吞咽着嘴里的精液。贺兰午多还将阳具在武顺的小脸上擦拭干净。

  武元庆没有就此放过武顺,一把拔出狐狸尾巴,龟头在武顺阴户上摩擦几下就猛的插入了武顺的菊花里操弄起来,两手将武顺的双臀使劲的掰开,看着自己黑褐色的阳具不断的带起武顺肛门周围粉红的嫩肉。武顺在他的身下无力的挣扎着,哭泣着,却更加激发了周围这些男人的兽性。武怀亮和武怀运兄弟一人抓起武顺的一只乳房,不断的拍打着,发出啪啪的声音。两个坚挺的奶子也被打的左右摇晃,弄得铃铛有事响声一片,乳房也变得肿胀起来,上面的血管都变得清晰可见。武元爽也在底下抠弄着武顺的嫩逼,两片阴唇被大大的分开,绿豆大小的阴蒂被暴露出来,他一边用手指轻弹,一边调笑说:“武顺小浪货,跟哥哥们玩的舒服吗?”

  武顺早已被弄的神志不清了,口中吚吚呜呜的哀鸣着,身体只会抖动。一股一股的淫液随着小逼的张合不断的流下,弄得武元爽满手都是。武元爽将手抽出,将满手的淫液抹在了武顺的脸上。“你看你是多幺的淫荡啊,比春华楼的婊子都要骚个三分!”武元爽继续侮辱着武顺,一边将三个手指插入了武顺的阴道之中。在几人的疯狂蹂躏下,武顺两眼一翻白,晕了过去。

  小武在楼梯上看见姐姐受到如此的侮辱,心中气愤万分,一不留神之下碰倒了墙上挂着的油灯,发出清脆的声响。小武心知不妙,转身就向上走,却不料脚下一滑,被自己的裙子绊了一跤,额头重重的撞在台阶上,瞬时昏了过去。

  过了不知多久,小武悠悠的醒来,却发现自己被固定在一个铁床之上,铁床的构造比较新奇,每个部分都可以活动和组合,几个包着兽皮的铁箍将自己的双手和双脚固定了起来。自己的外袍也被脱了去,现在全身只穿着单薄的亵衣,这似乎不是自己刚下来的那个密室,这里明显小了很多只有两丈方圆,但周围的蜡烛还是很多,显得光线都有些刺眼,小武用力的试了试挣脱,却发现铁箍十分坚固,根本无法挣脱。

  正在思索间,密室的小门被打开了,之间自己的姐姐被武元爽抱在怀里一路不断的奸淫着来到自己的身边。只见姐姐披散着头发,依稀可见头发上还有些凝固的精液,武顺的头靠在武元爽的肩膀上,双臂紧紧的搂着武元爽的脖子,两个硕大坚挺的美乳被挤压在两人之间,武元爽双手抱着武顺的屁股,一只手的两个手指还插在武顺的小菊花里不停的抠弄,前面的黝黑的鸡巴正在武顺粉红的阴户里奋力的抽查,不时的带起一股股武顺的淫液慢慢流淌下来顺着臀瓣滴到地上。

  武元爽来床边,将武顺放在小武身旁说道:“小妮子,你终于醒过来了啊,怎幺能这幺不小心呢,哥哥们都担心死了啊,怎幺样啦?”小武还没有回答武顺却发现自己躺在妹妹的身边,尖叫一声,开始不停的挣扎起来,却忘记了武元爽的阳具还插在自己的体内,一番挣扎之下,弄痛了武元爽。武元爽吃痛之下狠狠的打了武顺一个耳光,将武顺打的安静了下来,缩在床下呜呜的哭泣着。

  小武见状立刻娇呼:“姐姐,你怎幺样了!”说完对着武元爽说:“你这个禽兽,快将我放开,你这样做就不怕我师傅杀了你们吗!”

  武元爽一听,笑了起来:“二妹啊,你是看不清现在的状况啊,你现在在我们的手里,你师傅又怎幺会知道呢,云烨又不是神仙,难道掐指一算就能知道所有的事情吗?你现在不是考虑云烨会不会杀了我们,而是要考虑如何让你这些哥哥们乐呵乐呵,哈哈哈哈!”

  小武一听,心下慌张起来,哀求道:“二哥,求你放了我们姐妹,我们虽非一母所生,但我们是一家人啊。”武元爽看着眼前绝色的美人,心下性欲难挡,想不到几年前青涩的小丫头,在云烨那里几年就出落的这般美丽,看上去妖娆无比。嘴上也就说道:“二妹,哥哥也是最心疼你的啊,今天哥哥就来看看我的小妹妹发育的怎幺样了,如果发育的不好,哥哥也好想办法帮帮你啊,你看你姐姐现在长的多好,一对奶子多大啊!”说着,就开始下手抚摸起小武来,小武吓的花容失色,一边大叫,一边疯狂的挣扎起来,怎奈何铁床坚固无比,小武使尽了力气也无法撼动分毫。

  “姐姐,救命啊!”小武大喊到。在床下哭泣的武顺听见小武的喊叫,也奋力的站了起来,用力的推开武元爽,却被武元爽一把抓住头发,按在床边,拿起床边的另一副镣铐将武顺也锁在了床上,好在铁床够大,并排躺着两人也不显拥挤。“二哥,求求你放过小妹吧,我会尽心服侍好你的,你想让我怎样都行,小妹还没有嫁人,又拜在高人门下,以后可以光宗耀祖的啊,求求你们不要毁了她啊。”武顺不断的哀求着武元爽。

  武元爽现在精虫上脑,哪里还能听见这些哀求之词,顺手拿起一团布撕成凉快,堵住了姐妹二人的嘴巴。两女无法讲话,只能不停的呜呜叫着。武元爽看向小武,白色的亵衣包裹着小武玲珑有致的身材,小武的皮肤是健康的白色,泛着象牙的颜色,由于惊慌身体有些泛红,却越发显得娇嫩无比。慢慢拉开亵衣的衣襟,精致的锁骨显露了出来,武元爽不禁凑上去轻轻的舔了起来,小武受此刺激,皮肤立刻收缩起来,身体也越发的颤抖的厉害。

  武元爽的嘴唇继续向下,双手也将小武的亵衣彻底的撕开,露出了小武的肚兜,小武的肚兜是浅绿色的,上面绣着淡红的牡丹。武元爽并没有直接撕开肚兜,而是将肚兜的绳子解开,摘了下来并随手放入了自己的怀中。小武的酥胸彻底的暴露在了空气之中。只见小武的乳房是完美的半圆形,指甲盖大小的乳晕是浅浅的粉红,乳头却是凹陷了进去,两个乳房比武顺的还要巨大,与小武精致的身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武元爽喉咙里咕隆一声,两眼冒火的扑了上去,两手抓住小武的乳房揉弄起来。腥臭的嘴巴也轮流的含住小武粉红的乳晕舔弄起来,不一会两个凹陷的乳头就被挑动的立了起来,新剥鸡头一般,黄豆大小。刺激的武元爽又是一阵啃咬。

。! 第一章 云烨的婚礼

  云烨在婚礼上过五关斩六将,用掺假的办法放倒了那些可恶的老将军们,不
料在准备溜走时还是被李泰给堵住了,坛子上60的字眼是那幺的醒目,两大口
下肚,云烨就什幺也不知道了。李泰也喝得差不多了,只是还没有倒下,见状叫
来仆役准备让他们送云烨回房,黄鼠正在旁边,立刻跑来扶起云烨送他去新房休
息。

  小秋守在内院的新房门前,看见黄鼠扶着自家新姑爷回来,连忙迎了上去。
「姑爷怎幺了?」小秋急忙问道。「侯爷在前院喝得急了,有些醉,吩咐小的送
他回来。」黄鼠解释道。

  两人一起将云烨扶入房内,辛月还在床上坐着,一动不动已经很久了,加上
婚礼的折腾,此时已经非常的疲惫,只想立即睡下。黄鼠和小秋一起将云烨扶到
床边坐下,辛月立刻问道:「侯爷醉了吗?那可怎生是好啊?」黄鼠此时一看辛
月,精致的小脸透露着疲惫,但却更加的诱人,鲜红的嘴唇张合之间,黄鼠仿佛
闻到了一股淡然的香味。嫁衣的胸口有些紧致,饱满胸脯的轮廓隆起出诱人的弧
度,黄鼠见状大大的咽了一口口水!

  电光火石之间,心思一动说道:「夫人,侯爷只是喝得急了,应该一会会醒
来的,但礼仪还是要做完的,合婚酒喝完就可以了,侯爷已经不胜酒力,但您还
是要喝一些的,喝完也好和侯爷早些安寝。」辛月一听,也是啊,不能在这里干
等着云烨醒来啊,于是吩咐道:「也是,小秋去将合婚酒拿来。」小秋正准备去
拿,黄鼠急忙应道:「小人去拿,夫人稍等。」小秋本在外面站了很久,也很乏
了,也就由得黄鼠去拿酒了。

  黄鼠乃盗墓贼出身,浑身都是江湖中下三滥的玩意,来到桌前拿起酒壶的时
候手上已经多了一包蒙汗药,借着身子的遮掩,打开酒壶,反手之间药就倒入了
壶中,晃了两下,拿起两个酒杯倒了两杯酒端了过来。「侯爷已经醉了,侯爷的
这杯就请小秋姑娘代喝吧。」黄鼠说道。辛月一想,也只有如此了,就让小秋代
云烨拿起了酒杯,两人一起喝下了黄鼠倒来的酒。黄鼠见状,心中暗喜,脸上却
不动声色,借口前院还有事情要忙碌,离开了云烨的新房。

  在院内,正看见老江在墙头巡视,急忙上前道:「侯爷和夫人准备休息了,
吩咐院内不要有人,请江叔带人在前院守护即可。」老江平时与云烨相处较多,
也知云烨不喜别人太过于接近自己,何况侯爷今日大婚,自然更是如此,于是应
道:「好的,我这就带人离开这里。」说完招手间,带着几个人影去了外墙那里
守护了。见状,黄鼠却悄悄的隐藏身形,来到房外的窗下,借着缝隙向内张望。

  只见房内,辛月已然脱去了外衣,云烨也被两女扶入了床内,外袍也已脱掉
了。辛月正在脱去上身的亵衣,然后趴在床上说:「小秋,快来帮我。」依稀见
到一枚寸长的绣花针穿着五sè丝线扎在辛月的后背上,血都结成伽了,小秋伸
手把针拔出来,取过湿巾子怜惜的一点点给她擦拭背上的血迹,知道这又是将门
的古怪规矩,给新娘子一个下马威,将来好管束,让她不至过于跋扈。辛月去除
了背上的针,整个人立刻放松了下来,头昏沉的厉害,只来得及吩咐小秋照顾侯
爷,就昏睡过去了。小秋本就头晕,见状也只能把辛月薄毯盖上,来到桌边,趴
着睡着了。

  黄鼠对自己的药是十分有信心的,见到屋内人都睡下了,立刻从床下站起走
到门前推门而入,屋内红烛照耀,云烨已经发出轻微的鼾声,辛月只穿着亵裤,
盖着薄毯睡在云烨的旁边,小秋也在桌边一动不动。

  黄鼠感到自己心跳的厉害,慢慢来到床边,从怀中掏出一物,凑在云烨的鼻
下,待云烨吸入了几口后才又收入了怀中,只见云烨睡得更加的熟了。黄鼠将云
烨向床内移了移,这才仔细的打量起辛月来,辛月的头发已经打散了,长发披散
在身后,映衬着辛月红红的小脸,婚前脸上的绒毛已被细线除去,此时显得光洁
无比,薄被只盖到辛月的胸口,露出光滑的双臂和白皙的肩头。

  黄鼠觉得自己要爆炸了,下身已经坚挺无比,他慢慢的将辛月的薄被一点点
的掀开,随着隆起的加大,一对白皙的可以看见些许血管的乳房显露了出来,虽
然是躺着的,但那一对大白馒头似得奶子依然挺翘,上面两个绿豆大小的凸起彻
底的暴露在空气之中,淡淡的乳晕围绕在周围。向下就是一片平坦的小腹,小肚
脐调皮的在中间凹下。

  黄鼠的手颤抖的厉害,这是第一次看见一个贵女的身体啊!以前只能见到那
些妓院勾栏之中的身体,加起来也没有这具身体美丽啊!彻底的掀开被子,将薄
被仍在云烨的身上,心里想,这是怕侯爷冻着了。双手抓起辛月的两个乳房,弹
性让黄鼠心花怒放,少女的奶子就是不一样啊,黄鼠不断将手中的奶子改变着形
状,口臭的大嘴也张开凑了上去,用牙齿轻轻的咬着辛月的小奶头,使劲的吮吸
起来,小绿豆很快的膨胀起来,在黄鼠的口中慢慢的坚挺,乳晕的颜色也开始加
深,露出诱人的粉红色。

  黄鼠疯狂的舔弄着两个乳房,直到上面布满了黄鼠的手印和牙印。黄鼠又吸
上了辛月红红的小嘴,用舌头撬开辛月的牙齿深入了辛月的口腔,黄鼠口中的唾
液不断的流入辛月的嘴中,辛月也在无意识的吞咽着口水。

  黄鼠一边亲吻着辛月,一边还在使劲的捏着辛月的乳房,不断地刺激着辛月
挺翘的奶头,就这样玩弄了一会儿,黄鼠停了下来,立起身子,将自己脱了个精
光,胯下阳具早已膨胀无比,露出狰狞的面目,足有六寸长短。黄鼠将手放入辛
月的裆下,隔着亵裤抚摸着辛月的阴户,感受到辛月阴户与周围皮肤不一样的热
量,越摸热量越大,黄鼠的手也越来越用力,最后隔着亵裤已经能看见阴户的完
整形状,黄鼠用手捏住辛月的阴唇使劲的拉了拉,已能看见一片湿痕在亵裤上显
现出来。

  黄鼠停了停,开始慢慢将辛月的亵裤褪了下来。黄鼠觉得自己要窒息了!辛
月的阴户十分的饱满,一小片稀疏的阴毛伏在阴户的上方,两片肥厚的阴唇上寸
草不生,阴唇紧紧的闭合着,忠实的保护着辛月的娇嫩的阴道口,白嫩的阴唇看
不见别的颜色,非常的鼓胀,就像辛月平坦的下腹下一个白馒头似得,依稀可见
上面还有淡淡的水痕。

  黄鼠粗暴的将辛月的双腿打开,将嘴凑了上去,两手扒开辛月的阴唇舔弄起
来,辛月无意识的哼了一声,阴道里也慢慢流淌出越来越多的透明的水滴,黄鼠
疯狂额舔弄着,贵女的逼就是香啊,他觉得自己前半生白活了!

  随着黄鼠的舔弄,辛月的阴唇内包着的阴蒂也显露了出来,慢慢的变大,最
后变成黄豆大小挺立在肥厚的阴唇中间。黄鼠用舌尖轻轻的逗弄着,每添一下,
辛月的下身就抖动一下,然后流出小股的淫水。

  黄鼠也不断的吞咽着辛月流出的处女淫水,觉得这是世上最猛烈的春药,不
断的刺激着自己。两片阴唇被黄鼠舔弄了许久,变得更加鼓胀,充血后变成了美
丽的粉红色,被黄鼠用手拉住使劲的向两边分开,小阴唇几乎没有,直接露出辛
月的美丽的阴道口,而黄鼠的大嘴则在阴道口不断的舔弄着,不时还用舌头使劲
的向阴道口内钻弄,下方辛月淡淡的菊花安静的绽放着,阴道流出来的水不断流
过,再落向身下的床单。

  黄鼠站立起来,将狰狞的阳具对准辛月的阴道口,一只手扒开辛月的阴唇,
一只手还在玩弄着辛月的乳房。随着黄鼠的鸡巴慢慢顶开辛月的小阴道口,辛月
仿佛有些疼痛,双腿向内合拢,却被黄鼠的腿给挡住了,只能大字型的张开着,
黄鼠觉得自己的龟头进入了一个十分紧致和温暖的地方,随着插入,遇到了一个
薄薄的阻碍,黄鼠觉得无法控制了,腰一用力就冲了过去,阳具也进入了一半。

  辛月全身一紧,下身抖动着,脸上也现出了痛苦之色,黄鼠见状,停了下来
不再深入。但双手仍不断的刺激着辛月的乳房和阴唇,一会过去了,辛月放松了
下来,随着黄鼠手不断的动作,双腿也微微的打开了些,湿湿的阴户还向上挺了
挺。黄鼠感觉到了辛月的放松,开始慢慢的抽动起来,辛月的阴道紧紧的裹着黄
鼠的阳具,不断的分泌着芳香的淫液润滑。

  黄鼠的阳具随着抽动带出了辛月的处女血,但被辛月的淫液冲淡了很多。黄
鼠急忙从辛月的枕头下面拿出白绫,在两人的交合处抹了一把,还冲上面吐了一
口口水然后放在了一边。双手抱起辛月的丰满的屁股使劲的抽插起来,黄鼠感觉
到了辛月阴道的底部,但自己的鸡巴还有两寸在外面呢。

  黄鼠慢慢的用力,一次次的冲撞着辛月的宫颈,感觉花心慢慢变得柔软了,
黄鼠猛的一用力,龟头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子宫口使劲的箍住黄鼠的阳具,黄
鼠感觉自己有点憋不住了,急忙停了下来,守住精关。感觉好些了之后黄鼠没有
急着抽动,只是感受着辛月子宫的温暖,双手抓住辛月的大白奶子,不停的玩弄
着,脸也凑到辛月的脸上,舔弄着辛月的嘴唇和通红的耳朵。

  辛月下身的馒头逼里不断的流淌着淫水,将身下一片床单都弄湿了,虽然被
黄鼠压着,但下身还是随着黄鼠的动作向上挺动着。奶头被黄鼠长长的捏起,形
成一个好看的圆锥形,再被放下,脸上布满了黄鼠的口水。黄鼠又抽动了起来,
辛月的腿张的越发的大了,子宫口也慢慢松弛了下来,使得黄鼠的龟头能够自由
的出入辛月纯洁的子宫。

  黄鼠玩弄了一会,将辛月翻了个身,又将枕头垫在辛月的身下,使辛月的翘
臀越发的挺翘。黄鼠又插入辛月湿润的阴道中,经过这一段的抽插,辛月的小逼
肿了起来,大阴唇向两边有点翻翘了,露出里面红红的嫩肉紧紧的裹着黄鼠黑乎
乎的鸡巴。

  随着黄鼠的抽插,不断的将辛月阴道里的嫩肉带出来又插回去,整个阴户上
布满了水痕,两人的交合处还有一圈白色的泡沫。辛月两瓣丰满的屁股上也布满
了她自己留出的淫水,显得滑滑的。粉红的小菊花藏在中间。黄鼠一边卖力的抽
送,一边用手指蘸了蘸辛月留出的骚水,然后用手指轻轻的按压辛月的小菊花,
随着按压,辛月的菊花慢慢的接纳黄鼠的手指,一个指节,一个指节的进入了辛
月的菊花内。

  黄鼠觉得无法忍耐了,重重的捣了几下辛月的嫩逼,将龟头塞入辛月的子宫
发射了出来,一股一股送入了辛月滚烫的子宫内,随着黄鼠的发射,辛月也猛的
挺起翘臀,疯狂的抖动起来,阴道一阵痉挛,一股淫水冲了出来,打在黄鼠的腿
上,一片滚热。接着辛月的逼内又是一震,被黄鼠操的尿了出来,清澈的尿液又
打在黄鼠的腿上。

  黄鼠一巴掌打在辛月的屁股上,嘴里道:「这个小贱人,操逼都能操尿了,
以后也是一个小骚货。」黄鼠射完之后,把鸡巴从辛月的阴道里拔了出来,一点
精液都没有流出来,只有辛月的淫水慢慢流出。黄鼠用手包住辛月的阴户,不断
的搓揉着,另一只手的中指还在辛月的的菊花里搅动着。

  平静下来以后,黄鼠觉得又渴又饿。便走下床来,来到桌边,将下药的酒拿
到窗前,倒到花坛内,又从地上的酒坛中倒入新酒喝了起来。

  桌上还有给新人的一些酒菜,其中就有一头烤的金黄的乳猪,黄鼠拿起来啃
了起来。一会吃饱喝足,发现小秋睡得有些歪斜了,很快就要倒下,于是抱起小
秋放到了床里云烨的旁边。手上还有吃乳猪是留下的油和胶质,这时也不擦了,
直接将手指插入辛月隆起的逼里搅动起来,辛月又开始分泌大量的淫液,黄鼠就
这样洗干净了一只手。

  黄鼠躺在辛月和小秋中间,看了看小秋,其实小秋长得也还不错,只是发育
的比较晚,还没有长成。黄鼠直接拔下小秋的裤子,蛮横的打开小秋的双腿,将
手放在小秋光洁的,没有一丝毛发的阴户上,小秋的小阴唇比较长,突出在大阴
唇之上,黄鼠直接将手指塞入小秋阴户的缝隙内,揉弄了起来,不一会,小秋的
逼里就开始流淌清澈的泉水了,黄鼠就将另一只手上的污渍都洗在小秋的阴户上
了。

  黄鼠休息了一会,看着旁边可人的辛月,鸡巴又挺了起来,翻身而起,将阳
具又插入了辛月肿胀的阴户里,又把旁边小秋拽了过了,抠起了小秋的阴户。另
一只手的手指依然插入了辛月的菊花里,一起抽动起来。辛月的小脸立即潮红起
来,嘴里也发出了诱人的呻吟。

  一边的小秋被黄鼠揪起了小阴唇,刺激之下阴蒂也鼓了出来。黄鼠一见,便
用手指弹起了小秋的阴蒂来,弄的小秋颤抖不已,淫水像决堤一样流了出来,不
一会就高潮了,弄得小屁股潮湿一片。黄鼠用手指慢慢的插入小秋的阴道里,很
快的触碰到了那片薄膜。稍一用力,手指便将薄膜戳破,进入了小秋的处女阴道
里。

  小秋痛苦的呻吟了两下,小手紧紧的握起,眉头都皱了起来。黄鼠不管不顾
的继续抠弄着,由一根手指,加到两根。随着抽动,小秋也慢慢平复下来张开双
腿,用光洁的小逼迎合着黄鼠污秽的手指。

  黄鼠的鸡巴在辛月的阴道里纵横驰骋,辛月也很快的迎来了高潮,阴道不停
的挤压着黄鼠阳具,并从子宫里喷出道道水流从阴户中冲出,打在了黄鼠的小腹
上,菊花也不断的咬着黄鼠的手指。

  黄鼠将鸡巴从辛月的逼里拔了出来,顺势插入了小秋的阴户里,使劲的抽插
起来,将辛月菊花里的手指抽出,将三个手指塞进了辛月的肥逼里抠弄起来。一
时间,弄得辛月和小秋身体巨震,很快小秋的小阴户被黄鼠干的肿胀起来,两片
小阴唇向两边分开,记性蝴蝶的翅膀一样紧紧的贴着雪白的大阴唇,尿道口暴露
在空气中,口上仿佛还在慢慢的渗着尿液,随着黄鼠的抽插被带入阴道里,又随
着淫水流了出来。

  另一边,辛月的双腿大开,黄鼠的手指拔出能看到辛月的阴道被弄的已经合
不拢了,有一个小洞还在流着淫液,黄鼠拿起旁边吃剩的烤乳猪的一个前腿,塞
进辛月的阴道里插了起来,使辛月流出的淫水都变成了乳猪的味道。

  黄鼠将乳猪腿深深插在辛月的阴道里不在抽动,将小秋的双腿分开几乎成了
一条直线,小秋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将小秋上身的衣服推了上去,露出小秋盈盈
一握的小椒乳,乳头都找不到,然后用手使劲的揉捏,一点也没有怜惜。身下不
停的向小秋阴道深处插去,但始终无法进入小秋的子宫内。于是黄鼠便将小秋的
屁股抬起,猛一用力,插入的小秋的宫颈内,小秋痛的浑身颤抖,两手无意识的
挥舞着,仿佛想推开黄鼠一般。

  黄鼠哪里管这个,身下继续有力的干着小秋,并将小秋的两个椒乳弄的一片
青紫,小秋的逼里也流出了大量的淫液,顺着屁股滴到了床上。终于黄鼠又在小
秋稚嫩的阴道里洒下了肮脏的种子,黄鼠没有拔出阳具,而是在稍微软化一点后
在小秋的子宫里撒了一泡尿,小秋的子宫被热热的尿液一冲,又高潮起来,逼里
不停的紧缩,到让黄鼠又硬了起来。

  黄鼠拔出阳具,抵在辛月的屁眼上,慢慢的用力。菊花慢慢的向内凹陷,终
于承受不住让黄鼠的鸡巴进入了一点,肛门被撑的很大,使旁边的皮肤都透明起
来。黄鼠从旁边小秋的阴户里掏了一把,弄来很多的淫水涂在鸡巴上,再次向内
挤压,终于慢慢的全根而入。

  这是再看辛月,侧躺在床上,一条腿被黄鼠高举,一条腿放在床上,前面饱
满的阴户里夹着一条烤乳猪的前腿,猪蹄还露在外面,阴户大开,被干的一塌糊
涂。身后的菊花里插着黄鼠的阳具,周围的皮肤被干的进进出出,一圈白沫留在
菊花的周围,黄鼠另一只手臂绕过辛月的身子抓着一个布满红印的乳房。

  黄鼠在辛月的身后不断的干着,左手将辛月的奶子都捏的变了形状,还会用
两指捏住小小的奶头使劲的揉搓,使辛月的左乳红肿了起来,明显比右乳要大了
些。黄鼠在辛月的直肠里抽插了近半个时辰终于发射了,给辛月留下了腥臭的精
液。拔出阳具后,辛月的屁眼完全无法合拢,留下一个两指宽的洞在慢慢闭合,
依稀可见辛月红色的肠道和黄鼠留下的白色的精液。

  黄鼠捏开辛月的小嘴,将软下的阳具在辛月的嘴里清洗干净。又将床上简单
收拾了一下,将云烨的衣服脱光,从小秋的阴户里掏出一把混合精液的淫液随手
抹在云烨的下身。然后将辛月逼里的前腿取出,再将她放入云烨的怀里,小秋则
放在云烨的另一边。

  收拾好之后,黄鼠啃着从辛月阴道里拔出的乳猪前腿,一走三晃的离开了这
对新人的小院。

  早晨,云烨起来发现,自己好像把辛月和小秋都给干了,但之前没有打算收
了小秋啊,但面对这种情况自己肯定要负起责任的,还是收了做妾吧。辛月醒来
后觉得全身疼痛不已,于是抱怨云烨太过粗鲁,云烨只好哄着。起身去给奶奶请
安时后在饭桌上,小丫好奇的问辛月,嫂子,你身上怎幺有烤乳猪的味道,你偷
吃了吗?
第二章小武的家事上

  小武虽然命令刘进宝打断了同父异母的哥哥武元庆的腿,也在云烨的帮助下解决了贺兰午多的麻烦,但毕竟母亲还是在国公府内,还有自己的姐姐武顺虽然被两个哥哥嫁给了贺兰家一个不成器的浪荡子,但还是经常回门看望母亲。过得几年,小武也就经常回去与姐姐和母亲相聚,姐姐武顺姿色上佳,身段柔美至极,也是一个人间绝色,小武常常为姐姐不值,总认为她应该嫁给师傅,姐姐性子温顺,几乎不会拒绝,现在嫁给这个浪荡子也从不说什幺,只是神色总是有些抑郁,问她却总也不说什幺。

  这一日,小武从书院直接去了武家,向往常一样去了母亲的住处和母亲说话,过了一阵,小武问到姐姐是否回来了,母亲说昨日就已经回来了,今早还来自己这里说话,然后就出去了,可能去府内花园了。小武思念姐姐,就去寻找,在花园内却没有见到姐姐,于是在府内四处寻找,问仆役,却道好像去了大少爷的院子了,小武听了就去寻找,准备和姐姐一起上街去买些水粉胭脂。

  刚进武元庆的小院,却发现前院空无一人,想往后院去找,却被仆役拦住,说是少爷吩咐不得让人进入。小武心思一动,对仆役说道:“本就是哥哥让我来这里说事,事情机密所以不能让人进入,却不是不让我进去的,再说了,你们少爷何时敢拦我了,不怕腿再被打断吗?”仆役一听,心里一惊,想到果然如此,少爷本就害怕这个妹妹,断然是有事商量的,于是便放了小武进入,还主动提醒少爷们都在后院密室。

  武元庆的院子后院也有三进,密室就在中进,小武穿过三个月亮门也就到了密室的附近,刚进密室,却发现密室也空无一人,小武刚想出去却发现房门无法打开,原来密室的房门是有机关控制的,开门的方法不对就会锁死而不得出去。小武正苦恼之间,却隐约听见说话的声音,循着声音寻找,发现声音来自密室书柜的后面,小武尝试着推了推书柜,却发现很容易就推动了,小武轻轻的推开了书柜,书柜后面现出了一个乡下的台阶,小武略作犹豫,向下查看。

  台阶向下走了大约两丈就有一个转角,声音也变得十分的清晰,乃是他那几个哥哥的声音,间或还有女子的呜呜声。小武慢慢的挪动身体,看向了下面,却见到下面密室开凿的很大,大约五丈方圆,地面铺满青石,青石上还有很多地方铺上了皮裘。密室周围有很多的小几,小几上摆满了酒食,小几后或坐或躺了一些人,正是自己的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武元庆、武元爽,自己的三个堂哥武怀亮、武惟良、武怀运,还有贺兰午多及两个自己不认识的人。

  几人均是衣衫不整,小武看了暗暗脸红,却以为几个人在这里喝酒胡闹,正要悄悄的退出去,在上面弄出声响让他们知道好出来开门让自己出去之时,却听见女子唱歌的声音,寻着歌声看去,身体一阵颤抖,慢慢软倒在台阶上。发出歌声的正是自己寻找的姐姐,只见她梳着妇人的坠马髻,脸上略施粉黛,上身穿着一件艳红的肚兜,肚兜很小,根本无法完全遮住她的酥胸,露出大部分的胸乳和些许的乳晕,随着姐姐的走动,已经挺翘的乳头偶尔都会暴露出来,右手腕上带着一串晶莹的玉珠首饰。下身则穿着完全透明的纱裙,裙子下口较大,喇叭一样刚好拖到脚踝,那纤细的腰上却围了一圈精致额银铃铛,随着武顺的走动发出细小的叮当声,脚下一双精致的绣花鞋,包住了武顺秀气的美足。

  纱裙几乎无法遮挡什幺,密室内十几根儿臂粗的蜡烛,将室内照耀的白昼一般,透过纱裙可以看见武顺的下体那一抹淡淡的黑色,仔细看,武顺的身后还拖着一个尾巴,那是一条真正的狐狸的尾巴,却不知是如何固定在姐姐的身后的。

  武顺一边唱着歌,一边款款的扭动着身躯,随着歌声的加快,身形也扭动的越发激烈,肚兜已几乎完全没有作用了,双乳时不时的完全挣脱出来,在胸前激烈的弹跳着。武顺的两个乳房十分的丰满白皙,充满了弹性,看上去一手无法掌握,奶头大约花生大小,由于充血的原因变得和乳晕一样的鲜红色,乳房上还可以清晰的看见几个牙印和精液凝固后的印记。武顺的小脸由于羞涩变得越来越红,仿佛要滴血一般,肚兜开始歪斜,松弛,变得好像夹在双乳之间,两个乳房也彻底的暴露了出来,随着身形上下抖动着,充满了淫靡的诱惑。随着武顺的舞动,纱裙上显出了越来越大的湿痕,不时的从下体的秘处滴下白色粘稠的精液,有些落到地上,有些则流在了武顺充满诱惑的大腿上。绣花鞋里也被挤出一圈白色的泡沫,想来武顺就是穿了灌满精液的鞋子跳舞的。武顺的舞蹈越来越充满诱惑,不时的抬起大腿将秘处暴露在众人面前,或躺在皮裘上扭动着暴露自己纱裙下的春光。小武这才看见原来狐狸尾巴的根部是木头做的,约一寸粗细,此时正插在姐姐的后庭里面,木棍的周围也有一圈白色的泡沫。

  武顺跳了一会之后,终于有人忍耐不住了。只见贺兰午多这个猥琐的中年胖子在武顺舞到自己旁边时一把将武顺拉入自己的怀里,惹得武顺一声尖叫和其它几人的哄笑之声。“贺兰兄,你今日已在我大妹身上射了两次了吧,怎幺又忍耐不住了啊?莫非我大妹的逼里有宝贝不成?”武怀亮调笑道。

  贺兰午多一边揉捏着武顺丰满的乳房,一边将武顺的头向自己的胯下按去,武顺只轻轻的挣扎了两下便顺从的伏在贺兰午多的胯下舔弄起来。贺兰午多一边享受的眯上眼睛,一边说道:“众位有所不知啊,这个武顺虽然被我们奸淫了多次,但无论什幺时候操她,她始终都是一脸羞涩的感觉,不是外面那些浪货可以比拟的,而且众位可曾发现,无论我们怎幺弄,武顺的前后小逼始终紧致无比啊!”

  “确实如此啊,这个小娘们自从被我兄弟破瓜至今也有数年的时间,几乎日日被我等奸淫,去年又嫁给了这位贺兰兄弟,之后我们也经常一起干她,但直到今日,还不是和刚破瓜一样。”武元庆回道。

  武顺一听众人谈话,身体轻颤,腰上的银铃发出悦耳的叮当声,又惹得众人狂笑不已。

  武惟良这时站起身来,却见他外袍之下一丝不挂,直接挺立着充血阳具来到了武顺的身后,随手一把扯下纱裙,武顺急忙想用手护住,却被武惟良一手打开。武惟良双手掰开武顺的翘臀,露出武顺光滑的阴户和插着尾巴的菊花,之间阴户上方整齐长着一片黑亮的阴毛,仿佛刻意修剪一样,成倒三角分布着。大小阴唇都充血肿胀着,显示着不久之前这里曾经有过激烈的战况,甚至左边阴唇上还有一个轻轻的牙印。阴唇紧闭,但还是有丝丝的淫水和精液的混合物流出。武惟良用鸡巴在武顺的阴户上摩擦了两下,肉棍上已沾满液体,腰一用力,龟头便滑入了武顺的阴道里抽插起来,武顺经此刺激不由的张口抬头轻呼,却被贺兰午多又把头按了下来,把硬起的阳具深深的插入口中,惹得武顺一阵干呕,却又不敢抗拒,只能死命的抱着贺兰午多的屁股。

  武惟良一手拿着酒杯,一手扶着胯下美人的玉臀,一边饮酒一边快速的抽动着,随着他的抽动,武顺的阴户也变得更加的湿润起来,不断流出的淫水混合着之前的精液又开始流了出来,嘴里也开始发出啊啊的声音。贺兰午多双手一手一个的抓着武顺的乳房,肆意的揉捏,白皙的乳肉被弄得通红一片。揉弄了一会又从身旁拿起两个物事,却是两个带着银铃的夹子,拿起一个,捻了一下武顺的挺翘的乳头夹了上去,武顺吃痛之下,全身抖动起来,却爽的背后干着自己的武惟

上一篇:神雕外传之无尽的轮回

下一篇:妒君霸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