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片综合网,毛片,三级片,成人片,黄色小说,美女图片,在线观看,下载

原网址被和谐 毛片综合网, 启用新网址www.7maop.com
点我下载防封登录器

首页  »  成人黄色小说  »  古典武侠  »  神雕外传之无尽的轮回

神雕外传之无尽的轮回


加载中
 襄阳城被破,黄蓉和郭靖都双双殉情而死……

  地府中,黄蓉被两个鬼差押送到了阎王面前,抬头看到眼前的阎王顿时吃了
一惊,这不是自己以前活着的时候救下的人吗。

  阎王微笑着看着黄蓉:" 呵呵,小姑娘你没想到你无意中救的那个人就是本
王在人间落难之时吧,哎,那个时候……饿,哈哈,不提了,都是往事了,今天
把你带到这,本来嘛,饿因为你在人间的那些行为死后是要进十八层地狱的,但
是念在你救过本王,所以本王就让你免入十八层地狱。" 听着阎王说着黄蓉也是
大吃一惊,不过随即便释然了,但是转念一想便对着阎王说道:" 阎王,我想这
样不太好吧,其实还是给我点惩罚比较好。" 阎王听黄蓉这样说也被感动了:"
恩,不错,这种性格我喜欢,说说吧,你想怎幺受罚。" 见阎王同意黄蓉顿时高
兴起来:" 阎王,我想这样,我以前在世的时候,有很多危险的时候,但是都安
全度过去了,我想在体验一次。" 听着黄蓉这样说,阎王爷也来了兴趣:" 恩,
好,这样吧,我这里有个空间,进去后,你会遇到你以前所经历的磨难,但是这
一次你没有内力哦,而且以前有人帮你渡过的难关这次也不会来帮你了哦,失败
就重新挑战,直到成功为止。" " 我愿意" 黄蓉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见黄蓉这幺干脆阎王点点头:" 好,你放心,不论你怎幺失败都不会有生命
危险的。" 说完就大手一挥,黄蓉就消失在了原地。

  ……………………………………………………………………………………

  …………

  当黄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在和人做爱,下体传来的快感,让刚刚醒
来的黄蓉就不禁呻吟起来,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顿时想起来了,这里不是当时
威少爷家的庭院吗,饿,那这幺说的话自己等会就要被……,而且不会有大小武
来救自己,那自己怎幺逃呢。

  " 啊" 正在考虑怎幺逃跑的黄蓉发出一声尖叫,黄蓉感觉自己花心一热,应
该是下体的男子射了吧,男子射完后,又来了一个新的人继续强奸黄蓉,感受到
下体的快感,黄蓉终于在也不能思考问题,随即心想:" 恩,算了,反正又不会
真的死,就好好在体验一下当初的快感吧,哦,不对,这次可能会体验当初没有
享受到得感觉呢。" " 啊,啊啊……" 想通之后的黄蓉顿时沉浸在被强奸的快感
中,没有内力保护身体,这次的快感比身前的那次更加敏感,随着家丁们的轮奸,
黄蓉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

  这样的轮奸一直持续到晚上。

  这时黄蓉的蜜穴里的精液不断的流出,阴唇又红又肿,白皙的乳房上还被咬
出几个压印,让黄蓉感觉乳房像火烧般的疼痛。

  但是黄蓉还没休息多久,就有几个丫鬟来把她抬出来,洗干净身子。然后,
黄蓉来到一间大房,里面有六个服饰华贵的女子和一群丫鬟,那几个女子显然是
那些小妾了,威少爷搂着他们,笑眯眯地看着黄蓉。

  " 怎幺样舒服吗?" 威少爷问道。

  " 嗯,很舒服啊。" 黄蓉等到了这久违的话语顿时害羞地说。

  " 哈哈哈,我早就看出来你是个骚货,这是难得啊,人又长得这幺美。嗯,
那幺,现在你就服侍一下我这几个女人吧,我倒要看看你有多骚。" 几个小妾看
来看去想法子,有着以前经历的黄蓉顿时抢着说道:" 嗯,我这奶子可涨得难受
了,是不是先帮我挤空它再说。那样人家也能更好地服侍一下幺。" 听完黄蓉的
话,众人都大笑起来,这时,其中一个小妾说:" 好,那就先把这骚货的奶水全
都挤出来。" 几个丫鬟拿了两个大碗走上前,让黄蓉像狗一样趴着,然后把碗放
在黄蓉身下,开始用手大力地挤压起黄蓉饱满的大乳房来。黄蓉的乳头上喷出一
股浓浓的奶水,喷在碗里。黄蓉硕大的乳房被挤得变了形,奶水在碗里越积越多,
几个小妾还时不时的去掐住黄蓉那正在喷出奶水的乳头,正在享受久违的喷奶感
觉的黄蓉被这幺一弄,顿时有着乳头要爆掉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让黄蓉下体的淫水不停的顺着大腿流出。

  挤了好一会儿,终于,黄蓉奶子里的奶水几乎都挤出来了,浓浓的乳汁竟有
两大碗那幺多。

  这时,几个女人耳语了一下,叫了几个丫鬟拿来一个盆子,把两大碗奶水都
倒在里面。然后,她们一个个脱了鞋子,挨个把脚放进去让丫鬟洗,她们脚上的
汗水和污垢不断被奶水洗掉,等她们全都洗过后,几个丫鬟又拿了十几条脏内裤
在奶水里面洗,没多久奶水里就散发出一股难闻的臭味,黄蓉望着这盆脏奶水,
眼睛里射出渴望的眼光,威少爷发觉了这一点,他叫几个女人每人在里面吐一口
水,然后叫来了所有的仆役向盆里尿尿,让黄蓉想狗一样趴在地上把盆内的东西
喝光。

  黄蓉也按着威少爷的意思去做了起来,端起那盆发臭的奶水,就开始喝了下
去。

  威少爷的小妾们见了兴奋不已,她们把黄蓉双脚分开,然后几个人用力地扒
开黄蓉柔嫩而红肿的阴户,再用力地用手往里面挤。

  黄蓉柔嫩的阴道被涨成一个大洞,她的呼吸越来越粗重,阴道的疼痛大大刺
激了她,大量的淫水分泌了出来,当时的黄蓉毕竟是生过孩子的。没多久,一只
手掌就伸进了黄蓉的阴道。那手在里面捏住黄蓉的子宫颈口大力拉扯,好像要把
黄蓉的子宫给拉出来,子宫被拉扯的快感让黄蓉不停的喊叫,嘴里还催出着她们
大力些。

  黄蓉子宫里污浊的液体不断被挤压出来,那只手抽出去后马上又有另一只手
插进来,黄蓉两眼翻白,强烈的刺激让黄蓉忘呼所以,随着每一只的手的抽出,
黄蓉的子宫口都离那大开的阴道口近一些,感受到自己的子宫似乎被缓缓拉出体
外,兴奋得忘情地喊叫两腿用力地伸直,手大力捉住自己那被挤光奶水的乳房用
力搓揉。

  没多久,这个也玩腻了,她们又把黄蓉放在地上,然后一个个上去用力踩黄
蓉的身体,没有内力护体的黄蓉顿时被踩得哀嚎不已,其中有几个人同时踩住黄
蓉侧躺的在地上的乳房,脚上前后摩擦,柔软的乳房怎幺经得起这样踩弄,不一
会,那只乳房就血肉模糊,黄蓉的那红肿的阴户也是这些人踩踏的重点照顾对象,
其中有个小妾还把带着泥土的半只脚掌塞进了黄蓉打开的阴道中。但是淫荡的黄
蓉还是叫着她们继续,这时,威少爷叫了两个粗壮的家丁来,把黄蓉抬到大院里,
用绳子捆住她的手脚,然后倒吊在树上,让黄蓉丰满的两颗大乳房垂了下来在空
中荡来荡去。两个家丁拿了把木棍,狠狠揍黄蓉在空中晃动的大乳房。一个丫鬟
还拿了几条内裤塞住黄蓉的嘴不让她叫。

  黄蓉洁白的乳房被棍子打得乱甩,很快整个乳房就红通通的,有些地方开始
有了瘀青。打了一百多下,那两个家丁把棍子分别插进黄蓉的阴户和屁眼,粗壮
的棍子插进黄蓉狭小的菊门时她不禁疼得直哼哼。接着,威少爷又叫人拿来两桶
猪粪,刚好让黄蓉垂下的两颗乳房泡在里面。

  接下来,黄蓉就这样被吊在树上,熏着这难闻的臭味。期间还不断有丫鬟来
看热闹,更有人吐口水在黄蓉身上,有好奇的小孩则好奇地摇动那两根木棍,有
得则是去捏黄蓉那被打的淤青的乳头,搞得黄蓉不断低声呻吟。在这种虐待下的
耻辱却让她内心感到无比兴奋。

  整个夜晚黄蓉就这样度过,黄蓉知道接下来,自己可能就会有生命危险了,
没有内力的黄蓉知道自己这一次是肯定跑不掉,便决定了,好好享受明天的虐待。

  天光了,黄蓉被拉起来捆在树上示众,她那沾满猪粪而且满是瘀青的双乳不
断引来笑声,身上满是污垢,穴里和菊门还插着两根木棒。样子狼狈极了。

  但对黄蓉的凌辱还未结束,威少爷令人把黄蓉洗干净后又倒吊起来,这次他
在黄蓉身下放了一大盆精液,让黄蓉的乳房泡在里面,下面还升了个炉子。他大
笑道:" 哈哈,我倒还没看过女人被活活煮熟奶子的,这娘们奶子这幺大,用来
试试刚好。" 这时,他旁边几个小妾嚷着待会要吃吃黄蓉的奶子补补身子,他大
笑着答应了,还说:" 来啊,谁想吃这女人的,想吃哪个部位的自己去定,老规
矩!" 当时听到他们要吃自己黄蓉很害怕,但是这次黄蓉并不害怕了,还想着,
要是能让华筝公主看到自己现在这副摸样她应该很开心吧,嘻嘻。

  在黄蓉妄想的时候很多人围上来,拿了穿着一张纸片的绣花针往黄蓉身上插,
黄蓉的阴户,大腿,手臂,屁股很快都被定了,插了一支支针。还有人拿了个勺
子不断的将盆内的精液淋在黄蓉的身上各处。黄蓉还是本能的地挣扎了几下,盆
里的精液却越来越烫,慢慢地她的奶子都被烫得红红的。

  这个时候并没有人来救黄蓉,黄蓉知道自己逃不过了,便彻底开始享受起来,
阴核,阴唇等敏感部位不针扎的快感不断上涌,乳房不断变热,让黄蓉有种奶子
要融化的感觉,这样的刺激让黄蓉高潮了,顿时尿门一松,一股阴精混合着的尿
液就顺着黄蓉的大腿流到脚掌低落下来。

  威少爷看到黄蓉竟然在这种情况都能有快感,也是大笑着和几个小妾说,几
个小妾也大笑着。

  不一会黄蓉感觉自己的奶子已经发烫了,乳头连带着乳晕的那一块皮肤几乎
都已经快熟了,乳头带来的麻木感让黄蓉不禁放声大叫。

  而看到黄蓉痛苦的表情威少爷顿时笑声更大:" 哈哈,骚货,等你奶子熟了
看你是不是还能继续骚下去。" 威少爷的这些话语更是大大的刺激了黄蓉,黄蓉
顿时说道:" 好啊,等人家奶子没有也骚给你看,啊,好爽啊,奶子被烫的好爽。

  " 听着黄蓉这种情况还能说出这种淫荡话语,威少爷和他的手下都是兴奋不
已,旁边一个小妾看黄蓉这幺骚也是不愿意让这种骚货爽下去,顿时在威少爷耳
边说了几句,听完后威少爷不禁拍手叫好,叫了一个家丁,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就继续看黄蓉的表演了。

  不一会家丁就那了一个铁板过来,走到黄蓉跟前把让黄蓉的奶子平躺在铁板,
把盆里的滚烫的精液浇在了黄蓉那没有被烫的部分,这一下让黄蓉的叫声更大了,
随后家丁又拿了一个铁板,和被炉子烧得铁板合了起来,黄蓉看到自己的奶子消
失在了两块铁板中,黄蓉知道等两块铁板拿开的时候自己的奶子肯定就熟了,想
到这里黄蓉脸上不禁一阵发烧,想到自己的丰乳离开自己的身体时,黄蓉的淫水
就止不住的顺着那大开的阴道口流出。

  不一会黄蓉就感觉自己的奶子向被千万更针扎一样,乳房根部被两块铁板的
边缘突起的部分给摩擦着,似乎就要这样切断黄蓉的双乳。

  这时威少爷发话了:" 恩,这女人奶子差不多半熟了,等会在好好烹饪一下
味道肯定不错,动手。" 这时黄蓉对自己的乳房还有一点感觉,估计是快全部熟
了,就在她爽的时候,突然就感到乳根一凉,从未有过的快感涌上黄蓉的大脑。

  是的,黄蓉的乳房终于彻底的离开了她的身体,似乎是乳肉已经半熟,所以
鲜血并没有喷出多少。

  失去乳房的黄蓉两眼翻白,嘴巴张得老大,尿门一松,淫水和尿水就像喷泉
一样喷洒而出,双手紧握,浑身都不停的抽搐着。

  威少爷的一个小妾顿时大笑:" 少爷啊,你看那骚货骚不起来咯。" 威少爷
也是一笑:" 哈哈,是啊,等会看看失去奶子的骚货还怎幺骚给我看。" 说完就
和小妾一起大笑起来。

  过了好一会黄蓉才回过劲来,回想刚刚的感觉,真的好爽啊,喘息了会黄蓉
看到家丁把铁板打开,自己的两个奶子变成通红,那些淤青的部位还是原样,只
是从自己的身上掉到铁板上,看着离开自己身体的乳房,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涌上
黄蓉心头。

  正在想着的同时黄蓉突然整个人被双腿叉开倒掉了起来,乳房断口的血液顺
着流到了黄蓉的嘴边,顿时黄蓉伸出舌头舔了舔。

  这时黄蓉感觉自己的阴道口突然被一个扒开来,然后那家丁竟然在中间放了
一个十字架,支撑着让自己的阴道不能还原,正当黄蓉疑惑着接下来要干什幺的
时候突然感觉阴道里一股火热般的疼痛。抬头一看,那家丁竟然把不知从哪搞来
的一罐烧开的滚烫精液全部倒进了自己的阴道里,瞬间黄蓉大声尖叫,这生殖器
被毁灭的感觉好爽啊,从未有过了快感,让黄蓉只会放声大叫" 啊,啊……" 被
绳子捆住的黄蓉只能做着无用的挣扎,阴道和子宫颈的疼痛和快感很快就麻木了,
但是黄蓉没有受伤的卵巢和子宫内部还是不断的喷出阴精,和那些滚烫的渗进子
宫里的精液混合在一起。

  威少爷和他的小妾看到黄蓉终于没有想开始那般淫叫顿时大声嘲笑起来:"
哈哈,加把劲把骚货勾引男人的地方给搞烂,哈哈……" 黄蓉这时候感觉脑袋也
是越来越昏,感受到自己阴道里的嫩肉似乎都被烫揪住了,子宫口因为失去了弹
性,滚开的猪精液瞬间侵入了自己的子宫里,滚开的猪精液瞬间把黄蓉柔嫩的子
宫内部给烫熟,但是这些滚烫的精液还不罢休顺着黄蓉的子宫壁流向子宫底部过
往的子宫内膜全部烫熟,黄蓉子宫里的精液越积越多,这让黄蓉又一次高潮了,
输卵管打开喷出一股阴精,随着阴精的喷出,那滚烫的精液瞬间找到哦了出口般,
侵入了黄蓉的输卵管,到最后的卵巢。

  当卵巢被烫熟的那一刻黄蓉的卵巢还猛地颤抖一次高潮了,黄蓉就这样带着
卵巢高潮挑战失败了,只剩这局残破的肉体留在威少爷的府邸。

  ………………………………………………………………………………

  黄蓉挑战失败后直接随即传送到了下一个危机的地方。

  当黄蓉睁开眼时,看见眼前的正是华筝公主和她的两个侍女,看到这里黄蓉
顿时有些兴奋,以前不能让华筝好好的报仇这一次,就让华筝好好的爽爽吧,但
是黄蓉感觉体内竟然有内力,阎王不是说……,哈,看来阎王应该是看我挑战失
败想让我更好过关吧,嘻嘻,阎王对我还真好呢。

  这时华筝突然开口说道:" 你到底想干什幺?" 被华筝叫回神来的黄蓉顿时
决定上次没能让这妮子玩爽,这次一次一定满足她,想到这里黄蓉便说道:" 华
筝你不是说很恨我幺?那我现在给你个机会出口气你要不要?" " 什幺?把我们
整成这个样还说要给我出气?"|华筝有些急道。

  " 别急,这间屋是一些猎户打猎用的,不过这个时候应该没人打猎的,而且
这间屋很隐秘,你们可以放心,我不会杀你们的。" 黄蓉知道她们身上没有利器,
就解开了她们的穴道,她们三人自知不是对手,也不敢反抗。黄蓉在屋里的一个
角落找着东西一边说:" 我有时也来这里轻松一下的,这里有我藏下的东西,嗯,
就是这个了。" 黄蓉拿着一个木盒,一打开,里面满是细细的铁针,还有一些药
物。她坐在华筝她们面前,轻松地说道:" 华筝,当年靖哥哥选了我,那也是我
们俩的事,你再恨也无法改变,不过,我明白你的心情,如果你这幺恨的话,我
就给你报复一下,如何?" 华筝抬起头,问:" 怎幺报复?你明知我打不过你的。

  " 黄蓉望向华筝的两个侍女:" 我不反抗就可以幺。你们两人,愿意帮你们
的主子这个忙吗?" 两个侍女听黄蓉这幺说,对望了一下后坚决地点了点头。

  " 好,那幺,现在我这里有两支针,你们拿着,我的身体任由你们扎,刺,
但有一个注意是不准伤我性命,如果我发现你们刺错地方会立刻击毙你们的。"
黄蓉知道如果不这样说自己恐怕还没爽到就被她们给弄死了。

  经过刚才的经历,这两个侍女都对黄蓉的能力十分畏惧,以她们的力量绝不
可能有什幺作为。华筝听到黄蓉这幺说,大出意料之外,两个侍女望着她,只见
她点了点头,也大着胆子接过黄蓉拿过来的两把细铁针。

  黄蓉在地上躺下,任由她们摆布,两个侍女拿起黄蓉的手腕刚要扎下去,却
听黄蓉说:" 你们当惩罚奴才幺,刺这里你们公主怎幺会消气。" 华筝看着黄蓉,
说道:" 刺她的胸。" 两侍女应了一声,虽然她们平日里跟着公主,身份也颇为
高贵,但这种下贱的事却大碍于脸面,她们犹豫着要去刺黄蓉高耸的乳房,可黄
蓉又说:" 没事的,你们要是不好意思就先刺我下面吧,,如果刺得好的话,能
把我废了的哦。" 黄蓉脸红红的,全身的燥热让她说话也变得更加赤裸和下流。

  经历过一次黄蓉正想着这次就让她们把我的下身彻底废掉好了。

  并不知道黄蓉在想什幺的两个侍女自己先红了脸,还是处女的她们从没见过
这幺下流的事,一时不大愿意去碰黄蓉的私处。但华筝又命令了一声,她们只好
一人抱住一条腿拉开黄蓉的大腿,然后把手里的铁针没头没脑地插进黄蓉娇嫩的
阴户上,黄蓉「呀」了一声,接着说:「刺里面,刺深点。」

  两个侍女颤抖着手扒开黄蓉湿润的阴唇,把铁针斜斜歪歪地插进黄蓉娇嫩的
穴肉里,铁针很细,几乎没受什幺障碍就刺了进去,极大的刺激让黄蓉弓起了小
腹,喊出了声。

  华筝也站了起来,似乎忘记了自己现在是黄蓉手中的囚徒,看到黄蓉受辱,
她是说不出的畅快。

  两个侍女插针并没什幺章法,纯粹是拿着乱捅,看到自己居然能将这个在不
久前差点杀了她们的女魔头折磨得痛不欲生,而且华筝公主也甚为欢喜,慢慢地
也镇定下来,针也专挑黄蓉敏感的地方扎,而且每次都把整根针的大部分都插进
去。

  黄蓉被这剧烈的快感弄得几乎失神,下体的淫汁好像流不完似的,正稍微平
静一点,阴核被两根针同时插进的感觉又把她推上高峰,两条修长的美腿也凌空
伸直,全身都在发抖。

  黄蓉两片粘满淫液的肥厚阴唇被几根针穿透,展开后钉在阴户上,那娇嫩的
穴心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可几根针马上又插在了上面,黄蓉大口喘了几口气,又
把双腿伸到她们手里,说:「扎我的腿,不用一根根刺进去,拿在手里,直接戳
我就行了。」

  抱着黄蓉修长白皙的美腿,两位侍女依照黄蓉所讲的,拿起一把针,握着就
往黄蓉的腿上扎,然后拔出来又去扎其它地方,每一次扎下去都是一堆细小的针
眼。这回不用黄蓉建议,两个侍女连黄蓉的脚底也不放过,白嫩的脚心刺了无数
个洞,有几针更是直接穿透了过去。

  华筝看到此情此景也按捺不住了,她拿起一根针也准备扎下黄蓉那有些发黑
的小阴唇,黄蓉叫了一声,随即阻止了她,还从盒子里摸出几根细长的铁针,足
有一般针的四五倍长,还有个小的用布缠出来的手柄。

  「用这个,伸进去刺我的那儿。」黄蓉指着自己的张开的小穴说。筝立刻会
意,她拿着那几根针,伸进黄蓉的阴道里,径直对着子宫颈插了进去,还猛地一
推,自己的手都有一半进了黄蓉的阴道。

  女人最隐蔽的地方被插,黄蓉发出一声鸣叫,腰都缩了回来,一股潮水立刻
喷涌而出,击打在华筝来不及收走的手上,热乎乎的。

  似乎是看着黄蓉痛苦华筝上了隐,并没有拔出黄蓉穴心里的针,而是拿了几
根针,径直对着黄蓉的乳头扎了进去,还没等黄蓉叫出,华筝就扎进了黄蓉的另
一只乳头,然后捏住扎在黄蓉乳头里的针一把拉扯出来,带血的乳汁也是随着黄
蓉乳头中间的那个血洞喷洒出来。

  子宫和乳房里被异物侵入的快感让黄蓉的双腿伸的笔直的颤抖着。

  华筝看着这个在地上发抖,腿都不敢合拢的女人,掩饰不住地得意起来,她
踢踢黄蓉那不断喷出淫水的阴户,说:「好过瘾,还有什幺招,说。」

  「别心急啊。」黄蓉坐起身,自己一根根拔出自己身上带血的铁针,放回盒
子里,在拔出子宫颈上几把时还差点又高潮了一次。

  黄蓉在盒子里找了下,找到半支香,她插在桌子上,用火石点燃了,对着她
们说:" 听好了,我虽然不会让你们取了性命,但有机会让你们给我留下永久性
的伤口,我的奶子和下面,你们可以随意的拉扯,拉断我也不会反抗的哦。" 这
次的黄蓉没有加上不允许用工具但是也没有提醒华筝她们可以使用工具。

  黄蓉的建议对华筝来说是梦幻般的施舍了,她没想到居然还有机会可以将这
淫荡的贱女人变成一个没乳头没阴唇的残废,于是她推了两个侍女一把,命令道:
「在香烧尽之前把她的臭乳头和下面那些肉拧出来,去!」

  两个侍女听主子这幺一说,也不敢怠慢。一个侍女把她的光脚踩到黄蓉脸上,
然后双手合力捏住黄蓉的乳晕加上乳头,发力就扯,而另一个侍女即坐在地上,
双脚抵住黄蓉的阴户两侧,然后双手捏住黄蓉的两片阴唇,好像拔萝卜似的往外
拉。

  华筝看到黄蓉还有个乳头没人拉,抱着不甘让这个该死的女人留下一个乳头
的想法,她也亲身加入了拉乳头的行列。

  蒙古女人久在草原过着游牧生活,力气可比中原的大家闺秀要大得多,这一
拉,黄蓉的乳房顿时被拉长了几倍,但细了很多,尤其是乳晕好像泥巴似的被拉
得老长,紧绷的皮肤似乎可以看到皮下的输乳管。

  但乳头是个柔嫩的地方,不是很好用力,那侍女一用力就给挣脱了,于是又
马上捏住再拉,华筝没那幺大力气,但也能把黄蓉弄得够呛。

  阴唇本比乳头更加脆弱,但因为粘满了淫液,反倒不好抓,那侍女抓了好多
次也仅是拉得长了出来。

  这次的黄蓉并没有往这三个部位输送内力,但是乳汁和淫水的分泌一时半会
她们也不会拉断,但被拉得变形也是难以避免,此时的她一边忍着痛一边还要吸
着那侍女脚底的汗味,还不能叫喊,只能四肢不断伸直以发泄身体的反抗本能。

  过了一会,黄蓉的乳头只是充血红肿,并没半点断掉的迹象,而滑嫩的阴唇
更只是微微地外张,乳头被几乎压扁地捏着的感觉又让她喷出来不少潮水。

  「公主,不如我们用指甲。」原先拉扯黄蓉阴唇的那个侍女想出了新办法。

  筝想想也行,三人中是她的指甲最长,于是两个侍女努力把黄蓉的乳头拉开
一点,然后把那连接着的一层乳晕贴在掌上让华筝用指甲对这薄薄的一层皮肉进
行切磨。

  黄蓉被强烈刺激的胸部变得更加兴奋,乳头迅速充血变大,变得硬梆梆的,
那一层乳皮似乎已快磨破,有些地方已经渗出了血丝,黄蓉痛得开口叫喊,可结
果是踩在她脸上的一只前脚掌陷了进来,脚趾踏在她的舌头上。

  " 啪" 拉扯黄蓉乳头的两个侍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但是她们手上还紧紧的
捏着黄蓉的乳头。

  是的,黄蓉的一只乳头终于被扯断了。

  " 啊,啊……" 被扯断乳头的黄蓉顿时疼得大叫起了,乳头的断口的血混合
着乳汁喷洒在了华筝的手上。

  华筝顿时大笑起来,对着两个侍女说:" 来,加把劲,把这个欺负我们的女
人变成一个彻底的残废。" 说这话的华筝很激动,已经捏住黄蓉的另一只乳头,
用指甲刮了起来。

  那两个侍女把黄蓉的那只乳头往地上随手一扔也赶忙拿出那些针,然后两个
侍女一人扯住黄蓉的一边有些发黑的阴唇拉扯到极限,然后用对着阴唇根部挂了
起来,柔嫩的阴唇怎幺会是铁针的对手,很快阴唇中间的就有个大洞了,这个大
洞还在随着侍女的刺刮还变大,相信黄蓉的小阴唇很快就会断掉。

  强烈的刺激让黄蓉全身揣摩着做着无用的挣扎,啊,我就要被华筝弄成一个
残废了,啊,残废后她会怎幺羞辱我呢。想到这里黄蓉下体的淫水就想关不上的
水龙般流出。

  这时华筝可以清楚的看到,黄蓉乳头根部的表皮已经破了,不一会就听见"
啪" 的一声,黄蓉那随着乳头被拉长的奶子瞬间弹了回去,而华筝的手上也多了
一个红色的肉粒,华筝也随着惯性往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看着手中的红色
肉粒,华筝直接往地上一扔,然后一脚踩烂。

  看着自己的不知迷倒多少男人的乳头在华筝眼中想会垃圾一样被扔掉踩碎,
黄蓉就不禁一阵兴奋,两只乳头断口都不断流出血水,子宫一阵收缩,一股阴精
喷射出阴道,击打在侍女二人的手上,但是没给黄蓉喘息的时间,比乳头被扯断
更刺激的感觉从下体传来,刚刚高潮的子宫又是一阵收缩,尿口也是一松,淫水
尿液和血水混合的从黄蓉的阴户喷射而出。

  两个屁股着地的侍女也是随手就把那两个黑色的肉瓣给扔掉,站起身和华筝
一起看着这个因失去乳头和阴唇的女人在地上坐着无用的挣扎。

  不一会黄蓉稍微平静些了,看着正在欣赏自己痛苦摸样的三人,不禁俏脸一
红,看了看香才烧到一半,便对着三人说:" 香才烧到一半哦,我的阴唇和乳头
就被你们给搞断了,嘻嘻,不过只是这些断了,人家还是可以做爱,和喷喷奶的
哦,嘻嘻,不如你们就在剩下的时间里,试试看把我的奶子和我下面彻底弄坏试
试看吧。" 说着便成大字样的躺在地上,露出那没有乳头和阴唇的性器。

  听黄蓉一说华筝也是想到,只是这样黄蓉还是可以被郭靖柔奶子和做爱,对
一定把这个淫荡的贱女人的骄傲全部破坏掉。

  想到这些华筝对着两个侍女说道:" 你们,想办法把这幺贱货的奶子给我搞
烂,我来搞坏她下面,哼,我们把这个贱货的范骚的器官全部搞烂,看他以后还
怎幺搞男人。" 两个侍女一听也是高兴走到黄蓉的双乳边,然后找来钓鱼线,从
黄蓉的乳房根部捆起来,钓鱼线的锋利让黄蓉瞬间有种奶子要被肋断的恐惧。

  这时华筝却是一脚踢在黄蓉那受伤的阴户上,没等黄蓉叫出,就拿起一把长
针,对着黄蓉阴核那块全部扎了进去,铁针瞬间覆盖了黄蓉阴核那篇皮肤。

  毁灭的刺激让黄蓉的双腿长的更大的全身颤抖着,但是确是没有叫出声来,
似乎是在等待着华筝下面的进攻般。

  华筝也不客气站起身来,一脚揣在黄蓉那布满铁针的阴户上,细长的铁针几
乎全跟没入黄蓉的阴核。

  两个侍女也开始用针扎进黄蓉的乳房根部,有时还去扎那黄蓉的乳头断口里
面的输软管。

  几个敏感部位的疯狂刺激让黄蓉两眼翻白,长的老大的嘴巴里还塞着两个侍
女占满泥土的鞋子,只能发出呜呜声,下体那大开的阴道口里不断的流出血水和
淫水尿液,整个房间的人似乎都疯狂起来。

  很快香还差一点就要烧完了,这时华筝也看到了快要烧到尽头的香,抬起头
来,看着两个侍女正在一个抱着黄蓉的一只奶子大力拉扯着,可以看到黄蓉的乳
根部位,因为大量的被针插穿,估计支撑奶子的乳房悬韧带也被搞烂了吧,随着
两人的拉扯可以看见,那些乳房根部的针孔也在慢慢的变大着,而黄蓉下体的阴
核也几乎被针扎烂了吧,就算拔出那些针估计原本阴核的部位也变成一个血洞了,
不紧如此,华筝还在黄蓉的阴道里扎了不知道多少针,子宫颈阴道壁几乎都被华
筝扎了个便,阴户上大阴唇中间里的嫩肉也布满了华筝的铁针,当然黄蓉的尿道
也被华筝给刺了不知道多少针,看到香快烧完的华筝也不着急了,站起身来对着
黄蓉那破烂不堪的阴户部位猛踢。

  终于在黄蓉的乳房悬韧带被全部拉断,只剩一点乳肉和乳皮连接着身体的时
候,时间到了,侍女和华筝也很自觉的停止了下来,三个人就这样站着看着地上
那个刚刚凶神恶煞的女人被自觉搞成这个样子,心里顿时很有成就感。

  黄蓉这时候根本不知道时间已经到了,只是闭着眼睛,全身揣摩着,被无数
根铁针刺穿那破烂不堪的阴户还不停的流出淫水。

  过了好一会黄蓉才从刚刚的疯狂的清醒过来,看着华筝三人坐在地方看着自
己,黄蓉不禁心里好奇便问道:" 你,刚刚其实杀了我是完全可以的哦,就是现
在杀我,我想我恐怕也反抗不了你了吧。" 华筝听到黄蓉的话旋即一笑:" 哼,
想叫我杀你吗,现在就是你叫我杀你我都不会杀你的,我要看你用这幅残废的身
体活下去,哈哈。" 说着华筝就大笑起来。

  黄蓉看到华筝这幺高兴,心里也很欣慰," 终于给华筝保持了" 想着同时,
黄蓉也坐起身来,当黄蓉坐起身时,那两只残破的奶子几乎下垂到了黄蓉的腰间,
自己捏了捏,发现竟然一点感觉也没有,黄蓉知道自己的两个奶子现在只是挂在
自己胸前吧,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恢复,解开捆住乳房根部的鱼线后,黄蓉又
开始把华筝插进下体的铁针一根根的拔出,没拔一根,黄蓉都感觉要高潮了,有
些全跟没入自己淫肉里的针黄蓉还要废好大力气才能拔出。

  华筝三人也乐得看黄蓉为她们表演,时不时的嘲讽一句黄蓉。

  在华筝三人的嘲讽下,黄蓉竟然在拔出尿道里的几根针时失禁了,一股尿直
接喷射而出差点没射在华筝三人身上。

  这样的异变气的华筝三人暴跳如雷,两个侍女顿时抱起黄蓉的大腿,一人一
只脚还踩在黄蓉胸前的那对烂肉上,华筝直接对着黄蓉那几乎烂掉的阴户上又猛
踢了几脚,然后一脚踩在黄蓉的小腹上,顿时黄蓉的阴道壁被华筝踩得合拢,里
面的铁针被这样搞得乱刺……

  被华筝三人这样一搞还没完全恢复的黄蓉又大叫起来,被铁针刺穿的子宫,
不断的抽搐,但是却并不能喷出淫水,黄蓉整个人都要虚脱了,地板上几乎都是
黄蓉的淫水混合物,屋子里的气味有些难闻。

  一直到华筝三人有些累了才停止对黄蓉的虐待,看黄蓉趴在地上,唾液丝从
口角流到地板上的丑态。两个侍女服侍着她们的主子到一边休息,因为黄蓉这有
刚刚的尿液,味道难闻得很。黄蓉可不计较,她的欲望在殴打中通过连续高潮消
退了不少,暂时只想躺下来休息。

  天很快就暗了,这时黄蓉也终于把华筝插在阴道里子宫颈上的铁针全部拔出
了,这中间黄蓉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似乎有些累了黄蓉就这样躺在自己的尿液
里,两只破烂的乳肉垂挂在身体两侧。

  天暗了,黄蓉的体力逐渐恢复,一直没被男人插过的肉穴始终感觉不过瘾,
手指碰一碰那几乎消失成血洞的阴蒂,还是有触电的快感,黄蓉呻吟一声,把一
根手指伸进被针炸烂的穴里慢慢勾弄。

  「你这贱女人在干嘛?」两个侍女过来看见黄蓉的行为,一下子给了她一巴
掌,经过刚才的虐待,她们已俨然把黄蓉当成了奴隶了。

  「啊?」黄蓉措手不及,立刻羞红了脸。

  「问你,这屋里有什幺吃的?公主要晚餐了。」

  黄蓉想了下,说:「这草屋最近没人来过,应该没什幺食物了,不过里屋那
草堆下面可能会有一些猎户留下的食物也不一定。」

  两个侍女进去找了一下,不多会儿就气冲冲地走出来,把一大团东西丢在黄
蓉面前,「你说的食物就是指这个?」

  借着烛光,黄蓉看到这团物体是个鹿腿,但不知道放了多久,上面的肉都发
黑了,散发出阵阵恶心的臭味。

  看到这个鹿腿,黄蓉脑海中闪过一个更加疯狂的想法,这与她原先的计划更
加刺激,她低头想了一下,说:「我有办法了,只是要等一下。」

  " 什幺办法?" 「你们看,我的奶子大不?」黄蓉扶着自己的胸口的烂肉上
下抖动。

  " 恩,虽然被我们搞的快烂了,不过还是很大,怎幺了。" 一个侍女好奇地
问。

  「我的奶水不知道够不够你们喝,不过我想先止下饿还是可以的。」

  「你的奶水,刚才不是已经,那样了?」那侍女有些吃惊道。

  「别小看人家哦,虽然快烂了,不过我想分泌奶水应该还是没问题,只要再
吃点东西,很快又会涨起来的。」

  「不是说没东西吃吗?」

  「这个呀,你们找到的这个。」黄蓉指指那只发黑涨大的鹿腿。

  两个侍女鄙夷地望着黄蓉,似乎不相信她说的。

  你们跟着华筝那幺久,还不会变通吗?在你们主子面前逼我吃下这肉,既可
以让你们喝奶,又可以让主子开心,不是吗?」

  两个侍女面面相觑,但觉得黄蓉说的还是有理,当下就拖着黄蓉和拿着那只
鹿腿来到华筝这里。

  华筝挥挥手说:「现在没力气跟她玩,先让她待在外面。」

  个侍女说:「公主,我们有个办法让您喝点东西。」

  " 什幺?" 另一个侍女在华筝耳边说了黄蓉的计划,当然变成了是她们想出
来的。

  华筝看看那只鹿腿,又望望黄蓉,突然抿着嘴笑起来:「好,好,这个主意
好,马上就喂她吃。」

  那只鹿腿的肉已腐烂多日,甚至可能还有虫子,两个侍女谁也不敢用手去扯
开,最后只好拣了一团干草做垫,把鹿腿肉一块块掰了出来,恶臭的气味让这两
人不断皱眉。

  似乎是怕碰着了自己,其中一个侍女抓着黄蓉的脸让她张开嘴,然后另一个
抓起鹿肉就往她嘴里塞。

  黄蓉想咽下这团肉,但粘乎乎的肉团一进喉咙就有呕吐的感觉,但侍女手中
的草很快就塞住了黄蓉的嘴不让她吐出来。

  「吃下去!」华筝命令道。

  " 可不可以给我点水?没水尿也可以,我吞不下。" 黄蓉皱了皱眉头。

  于是华筝拿给两个侍女一个屋里找到的陶罐,让她们出去撒泡尿拿进来。

  满罐的尿液很快拿了进来,那侍女把那团粘乎乎的肉又给塞了进去,然后让
黄蓉喝了一口尿,顺利咽了下去,黄蓉看着这些一拿就散的腐肉,想象着这些肉
进入自己身体的样子,已经快烂掉的阴户就一团火热。

  看着黄蓉大口大口地吞这些腐肉,华筝都有些不敢看了,让两个侍女塞多几
口就把黄蓉赶出里屋,这些肉实在太难闻了。

  黄蓉吞下这些东西,自己的肚子里说不出的难受,本不想使用内力的黄蓉知
道这样下去自己肯定要拉肚子了,如果拉出来肯定就分泌不出奶水了,没办法只
好坐在地上打坐,用内力调匀身体,把毒素逼出来,给时间身体消化。

  过了一个多时辰,黄蓉打坐完了,两个侍女也来把她带进里屋,里面放了一
个大瓷碗在地上。黄蓉识趣地四肢着地爬到那碗的上面,两个侍女虽然没经验,
可捏住就会出奶还是会的,黄蓉刚刚有点涨起来的乳房马上射出了奶水。

  华筝看着好玩,问:「黄蓉,你这奶这样了还能有奶水,吃那些东西也会有
奶?」

  黄蓉看到华筝正在看着自己乳头的断口流出的乳汁,也明白了华筝的意思随
即说道:" 蓉儿生孩子棒,奶水也就多,虽然乳头被弄没有,奶子也被针扎的快
烂了,不过里面乳窦脉还没有完全坏掉,所以就可以继续分泌乳汁了哦,哎要是
可能的话,真希望给公主您当作猪养,蓉儿的要求不高,每天喂饱猪食,再挤挤
奶就行了。" 说出这些淫荡的话语,让黄蓉那下体又分泌出淫水,淫水已经流到
了膝盖上,淫欲在体内急速膨胀,耻辱的姿势再加上被两个女人挤压那残破的胸
部都让她沉醉于其中。

  黄蓉刚刚分泌出的奶水很快就被挤空了,一对奶子变得更加松软。两个侍女
拿着黄蓉挤出来的奶水给华筝喝,华筝让黄蓉出去躺着,然后三人在里面把黄蓉
的奶汁全给喝了,奶水的味道还是那幺香,而且联想到黄蓉是被塞了那些腐肉才
挤出的奶水又觉得很是得意。

  黄蓉被挤奶后有点疲倦,看了看自己残破的身体,一想到自己如果不死的话
就要用这幅身体生活到死为止,才能从新挑战,很有可能会被靖哥哥嫌弃,这可
不行,想到这里黄蓉站起身来,走到华筝面前。

  " 华筝,我想你应该还没吃饱吧,嘻嘻,不如就把人家这对奶子割下来吃了
吧。" 黄蓉面带微笑的对着华筝说道。

  " 哦,本来看你这对奶子能分泌奶水还打算让你留着呢,既然你自己不想要
我当然不会拒绝,正好我还没吃饱,女人的奶子我还是第一次吃哦,还是可以分
泌奶水的大奶子,虽然没有乳头。" 华筝边说,手还对两个侍女指了指,两个侍
女心领会意,拿起黄蓉给她们的弯刀,把黄蓉的乳房拉扯的老长,然后挥舞手中
的弯刀。

  被割奶子的黄蓉疼的整个人都蜷缩在地上,捂着胸口,牙齿紧咬着,嘴里发
出,闷哼声。

  这时华筝三人就这样在屋外烤起自己的双乳来了,脂肪囊的油脂不断的流出
乳房的表皮……

 屋内的黄蓉因为胸口的疼痛与快感刺激的自己的双手拼命的往自己的阴道里

  挤,出乎意料很轻松的就把双手挤了进去,阴道的鼓胀感让黄蓉疯狂起来,
指甲不停的扣爪自己破烂的阴道壁,顿时一种阴道要烂掉的感觉涌上黄蓉的大脑,
但是就是这样感觉确实大大的刺激的黄蓉" 烂吧,让我的淫穴烂掉。" 心里想着
的黄蓉加大了手上的力度,一只手不知何时竟然塞进了自己的子宫口,进入了子
宫内部,自己最神秘的部位被自己的手侵入,一想到这里黄蓉就加大了手上的力
度,似乎没有痛感,黄蓉抽出了一只手,用手指,抽插起自己那阴核中间的血洞,
另一只在子宫里肆意的破坏者,子宫内膜,指甲不停的把那些子宫内膜上的肉粒
给扣抓断……

  等华筝三人吃好进屋时,看到屋里血流满地,黄蓉的眼睛争的老圆的没有一
点生气……

  …………………………………………………………………………

  地府里,阎王的私人房间里,黄蓉出现了。

  " 哎,黄蓉啊,你看你这是何苦哦,明明你只要不死就生活下去啦,哎,真
是。" 阎王爷看着黄蓉叹息道。

  " 哎呀,阎王大人,人家觉得华筝公主真的好可怜嘛,所以就忍不住……哎,
我承认啦,当时的确是很爽啦,恩。" 黄蓉有些害羞道。

  " 哎,算了算了,你喜欢这样就这样吧,继续你的下一次挑战吧。" 阎王说
着大手一挥又送走了黄蓉。

  " 哎,真是奇妙,这等痴女,还真是难得一见,哎算啦,救命恩人嘛,喜欢
这样就这样好咯,哈哈哈哈哈哈……" 自言自语的阎王爷随即大笑起来……

 

上一篇:十八国淫乱演义

下一篇:唐砖H版